回主頁
天涯知識庫 · 淮南子
目錄
位置:主頁 > 古代文學 > 諸子百家 > 淮南子 >

淮南子卷十八 人間訓(下)

【原文】

秦穆公使孟盟舉兵襲鄭,過周以東。鄭之賈人弦高、蹇他相與謀曰:“師行數千里,數絕諸侯之地,其勢必襲鄭。凡襲國者,以為無備也。今示以知其情,必不敢進。”乃矯鄭伯之命,以十二牛勞之。三率相與謀曰:“凡襲人者,以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備必固,進必無功。”乃還師而反。晉先軫舉兵擊之,大破之殽。鄭伯乃以存國之功賞弦高,弦高辭之曰:“誕而得賞,則鄭國之信廢矣。為 國而無信,是俗敗也。賞一人而敗國俗,仁者弗為也。以不信得厚賞,義者弗為也。”遂以其屬徙東夷,終身不反。故仁者不以欲傷生,知者不以利害義。圣人之思修,愚人之思叕。

忠臣者務崇君之德,餡臣者務廣君之地。何以明之?陳夏征舒弒其君,楚莊王伐之,陳人聽令。莊王以討有罪,遣卒戍陳,大夫畢賀。申叔時使于齊,反還而不賀。莊王曰:“陳為無道,寡人起九軍以討之,征 亂,誅罪人,群臣皆賀,而子獨不賀,何也?”申叔時曰:“牽牛蹊人之田,田主殺其人而奪之牛,罪則有之,罰亦重矣。今君王以陳為無道,興兵而攻,因以誅罪人,遣人戍陳。諸侯聞之,以王為非誅罪人也,貪陳國也。蓋聞君子不棄義以取利。”王曰:“善!”乃罷陳之戍,立陳之后,諸侯聞之,皆朝于楚。此務崇君之德者也。張武為智伯謀曰:“晉六將軍,中行文子最弱,而上下離心,可伐以廣地。”于是伐范、中行。滅之矣,又教智伯求地于韓、魏、趙。韓、魏裂地而授之,趙氏不與,乃率韓、魏而伐趙,圍晉陽三年。三國陰謀同計,以擊智氏,遂滅之。此務為君廣地者也。夫為君崇德者霸,為君廣地者滅,故千乘之國,行文德者王,湯武是也;萬乘之國,好廣地者亡,智伯是也。非其事者勿仞也,非其名者勿就也,無故有顯名者勿處也,無功而富貴者勿居也。夫就人之名者廢,仞人之事者敗,無功而大利者后將為害。譬猶緣高木而望四方也。雖愉樂哉,然而疾風至,未嘗不恐也;技吧,然后憂之,六驥追之,弗能及也。是故忠臣之事君也,計功而受賞,不為茍得;為茍得;積力而受官,貪爵祿,其所能者,受之勿辭也;其所不能者,與之勿喜也。辭所能則匿,欲所不能則惑,辭所不能而受所能,則得無損墮之勢,而無不勝之任矣。昔者智伯驕,伐范、中行而克之,又劫韓、魏之君而割其地。尚以為未足,遂興兵伐趙。韓、魏反之,軍敗晉陽之下,身死高 梁之東,頭為飲器,國分為三,為天下笑,此不知足之禍也。老子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修久。”此之謂也。

或譽人而適足以敗之,或毀人而乃反以成之。何以知其然也?費無忌復于荊平王曰:“晉之所以霸者,近諸夏也。而荊之所以不能與之爭者,以其僻遠也。楚王若欲從諸侯,不若大城城父,而令太子建守焉,以來北方,王自收其南。是得天下也。”楚王悅之,因命太子建守城父,命伍子奢傅之,居一年,伍子奢游人于王側,言太子甚仁且勇,能得民心。王以告費無忌,無忌曰:“臣固聞之 ,太子內撫百姓,外約諸侯,齊、晉又輔之,將以害楚,其事已構矣。”王曰:“為我太子,又尚何求?”曰:“以秦女之事怨王。”王因殺太子建而誅伍子奢,此所謂風譽而為禍者也。何謂毀人而反利之?唐子短陳駢子于齊威王,威王欲殺之,陳駢子與其屬出亡,奔薛。孟嘗君聞之,使人以車迎之,至,而養以芻豢黍梁,五味之膳,日三至。冬日被裘 罽,夏日服絺紵,出則乘牢車,駕良馬。孟嘗君問之曰:“夫子生于齊、長于齊,夫子亦何思于齊?”對曰:“臣思夫唐子者。”孟嘗君曰:“唐子者,非短子者耶?”曰:“是也。” 孟嘗君曰:“子何為思之?”對曰:“臣之處于齊也,糲粢之飯,藜藿之羹,冬日則寒凍,夏日則暑傷。自唐子之短臣也,以身歸君,食芻豢,飯黍粢,服輕暖,乘牢良,臣故思之。”此謂毀人而反利之者也,是故毀譽之言,不可不審也。

或貪生而反死,或輕死而得生,或徐行而反疾。何以知其然也?魯人有為父報仇于齊者,刳其腹而見其心,坐而正冠,起而更衣,徐行而出門,上車而步馬,顏色不變。其御欲驅,撫而止之曰:“今日為父報仇,以出死,非為生也。今事已成矣,又何去之!”追者曰:“此有節行之人,不可殺也。”解圍而去之。使被衣不暇帶,冠不及正,薄伏而走,上車而馳,必不能自免于千步之中矣。今坐而正冠,起而更衣,徐行而出門,上車而步 馬,顏色不變,此眾人所以為死也,而乃反以得活。此所謂徐而馳,遲于步也。夫走者,人之所以為疾也;步者,人之所以為遲也。今反乃以人之所為遲者反為疾,明于分也。有知徐之為疾,遲之為速者,則幾于道矣。故黃帝亡其玄珠,使離朱,捷剟索之,而弗能得之也,于是使忽祝,而后能得之。

圣人敬小慎微,動不失時,百射重戒,禍乃不滋,計福勿及,慮禍過之,同日被霜,蔽者不傷;愚者有備,與知者同功。夫爝火在縹煙之中也,一指所能息也;唐漏若鼷,一墣之所能塞也。及至火之燔孟諸而炎云臺,水決九江而漸荊州,雖起三軍之眾,弗能救也。夫積成福,積怨成禍。若癰疽之必潰也,所浼者多矣。諸御鞅復于簡公曰:“陳成常、宰予二子者,甚相憎也。臣恐其構難而危國也。君不如去一人。”簡公不聽。居無幾何,陳成常果攻宰予于庭中,而弒簡公于朝。此不知敬小之所生也。魯季氏與郈氏斗雞,郈氏介其雞,而季氏為之金距。季氏之雞不勝,季平子怒,因侵郈氏之宮而筑之,郈昭伯怒,傷之魯昭公曰:“禱于襄公之廟,舞者二人而已,其余盡舞于季氏。季氏之無道無上,久矣。弗誅,必危社稷。”公以告子家駒。子家駒曰:“季氏之得眾,三家為一。其德厚,其威強,君胡得之!”昭公弗聽,使郈昭伯將卒以攻之。仲孫氏、叔孫氏相與謀曰:“無季氏,死亡無日矣。”遂興兵以救之。郈昭伯不勝而死,魯昭公出奔齊。故禍之所從生者,始于雞定;及其大也至于亡社稷。 故蔡女蕩舟,齊師大侵楚。兩人搆怨,廷殺宰予,簡公遇殺,身死無后,陳氏代之,齊乃無呂。兩家斗雞,季氏金距,郈公作難,魯昭公出走。故師之所處,生以棘楚。禍生而不早滅,若火之得燥,水之得濕,浸而益大。癰疽發于指,其痛遍于體。故蠢啄剖梁柱,蚊虻走牛羊,此之謂也。

人皆務于救患之備,而莫能知使患無生。夫使患無生,易于救患,而莫能加務焉,則未可與言術也。晉公子重耳過曹,曹君欲見其骿脅,使之袒而捕魚。厘負羈止之曰:“公子非常也。從者三人,皆霸王之佐也。遇之 無禮,必為國憂。”君弗聽,重耳反國,起師而伐曹,遂滅之。身死人手,社稷為墟,禍生于袒而捕魚。齊、楚欲救曹,不能存也。聽厘負羈之言,則無亡患矣。今不務使患無生,患生而救之,雖有圣知,弗能為謀耳;嫉溨蓙碚,萬端無方。是故圣人深居以避辱,靜安以待時。小人不知禍福之門戶,妄動而絓羅網,雖曲為之備,何足以全其身!譬猶失火而鑿池,被裘而用箑也。且唐有萬,塞其一,魚何遽無由出?室有百戶,閉其一,盜何遽無從入?夫墻之壞也于隙,劍之折,必有嚙,圣人見之密,故萬物莫能傷也。太宰子朱侍飯于令尹子國,令尹子國啜羹而熱,投卮漿而沃之。明日,太宰子朱辭官而歸。其仆曰:“楚太宰,未易得也。辭官去之,何也?”子朱曰:“令尹輕行而簡禮,其辱人不難。”明年,伏郎尹而答之三百。夫仕者先避之,見終始微矣。夫鴻鵠之未孚于也,一指 之,則而無形矣;及至其筋骨之已就,而羽翮之既成也,則奮翼揮 ,凌乎浮云,背負青天,膺摩赤霄,翱翔乎忽荒之上,析惕乎虹霓之間,雖有勁利矰微繳,薄且子之巧,亦弗能加也。江水之始出于岷山也,可 衣而越也,及至乎下洞庭,鶩石城,經丹徒,起波濤,舟杭一日不能濟也。是故圣人者,常從事于無形之外,而不留思盡慮于成事之內,是故患禍弗能傷也。

人或問孔子曰:“顏回何如人也?”曰:“仁人也。丘弗如也。” “子貢何如人也?”曰:“辯人也,丘弗如也。” “子路何如人也?”曰:“勇人也,丘弗如也。”賓曰:“三人皆賢夫子,而為夫子役,何也?”孔夫子曰:“丘能仁且忍,辯且訥,勇且怯,以三子之能,易丘一道,丘弗為也。”孔子知所施之也。秦牛缺徑于山中而遇盜,奪之車馬,解其橐笥,拖其衣被。盜還反顧之,無懼色憂志,歡然有以自得也。盜遂問之曰:“吾奪子財貨,劫子以刀,而志不動,何也?”秦牛缺曰:“車馬所以載身也,衣服所以掩形也,圣人不以所養害其養。”盜相視而笑曰:“夫不以欲傷生,不以利累形者,世之圣人也。以此而見王者,必且以我為事也。”還反殺之。此能以知知矣,而未能以知不知也;能勇于敢,而未能勇于不敢也。凡有道者,應卒而不乏,遭難而能免,故天下貴之。今知所以自行也,而未知所以為人行也,其所論未之究者也。人能由昭昭于冥冥,則幾于道矣!对姟吩唬“人亦有言,無哲不愚。”此之謂也。

事或為之,適足以敗之;或備之,適足以致之。何以知其然也?秦皇挾命錄圖,見其傳曰:“亡秦者,胡也。”因發卒五十萬,使蒙公、楊翁子將,筑修城,西屬流沙,北擊遼水,東結朝鮮,中國內郡輓車而餉之。又利越之犀角、象齒、翡翠、珠璣,乃使尉屠唯發卒五十萬,為五軍,一軍塞鐔城之嶺,一軍守九疑之塞,一軍處番禺之都,一軍守南野之界,一軍結余干之水,三年不解甲弛,使監祿無以轉餉,又以卒鑿渠而通糧道,以與越人戰,殺西嘔君譯吁宋。而越人皆入叢薄中,與禽獸處,莫肯為秦虜。相置桀駿以為將,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殺尉屠雅,伏 流血數十萬。乃發適戍以備之。當此之時,男子不得修農畝,婦人不得剡麻考縷,蠃弱眼格于道,大夫箕會于衢,病者不得養,死者不得葬。于是陳勝起于大澤,奮臂大呼,天下席卷,而至于戲。劉、項興義兵隨,而定若折槁振落,遂失天下。禍在備胡而利越也。欲知筑修城以備亡,不知筑修城之所以亡也,發適戍以備越,而不知難之從中發也。夫鵲先識歲之多風也,去高木而巢扶枝,大人過之則探彀,嬰兒過之則挑其,知備遠難而忘近患。故秦之設備也,鳥鵲之智也。

或爭利而反強之,或聽從而反止之。何以知其然也?魯哀公欲西益宅,史爭之,以為西益宅不祥,哀公作色而怒,左右數諫不聽,乃以問其傅宰折睢曰:“吾欲益宅,而史以為不祥,子以為何如?”宰折睢曰:“天下有三不祥,西益宅不與焉。”哀公大悅而喜。頃,復問曰:“何謂三不祥?”對曰:“不行禮義,一不祥也。嗜欲無止,二不祥也。不聽強諫,三不祥也。”哀公默然深念,憤然自反, 遂不西益宅。夫史以爭為可以止之,而不知不爭而反取之也。智者離路而得道,愚者守道而失路。夫兒說之巧,于閉結無不解,非能閉結而盡解之也,不解不可解也。至乎以弗解解之者,可與及言論矣。

或明禮義、推道體而不行,或解搆妄言而反當。何以明之?孔子行游,馬失,食農夫之稼,野人怒取馬而系之。子貢往說之,卑辭而不能得也?鬃釉唬“夫以人之所不能聽說人,譬以大牢享野獸,以《九韶》樂飛鳥也。予之罪也,非彼人之過也。”乃使馬圉往說之,至,見野人曰:“子耕于東海,至于西海。吾馬之失,安得不食子之苗?”野人大喜,解馬而與之。說若此其無方也,而反行,事有所至,而巧不若拙。故圣人量鑿而正枘。夫歌《采菱》,發《陽阿》,鄙人聽之,不若此《延路》《陽局》,非歌者拙也,聽者異也。故交畫不暢,連環不解,物之不通者,圣人不爭也。

仁者,百姓之所慕也。義者,眾庶之所 高也。為人之所慕,行人之所高,此嚴父之所以教子,而忠臣之所以事君也。然世或用之而身死國亡者,不同于時也。昔徐偃王好行仁義,陸地之朝者三十二國。王孫厲謂楚莊王曰:“王不伐徐,必反朝徐。”王曰:“偃王,有道之君也,好行仁義,不可伐。”王孫厲曰:“臣聞之:大之與小,強之與弱也,猶石之投,虎之啖豚,又何疑焉!且夫為文而不能達其德,為武而不能任其力,亂莫大焉。”楚王曰:“善!”乃舉兵而伐徐,遂滅之。知仁義而不知世變者也。申菽、杜茞,美人之所懷服也,及漸之于滫,則不能保其芳矣。古者,五帝貴德,三王用義,五霸任力,今取帝王之道,而施之五霸之世,是由乘驥逐人于榛薄,而蓑笠盤旋也。今霜降而樹谷,冰泮而求獲,欲其食則難矣。故《易》曰 “潛龍勿用”者,言時之不可以行也。故“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終日乾乾,以陽動也;夕惕若厲,以陰息也。因日以動,因夜以息,唯有道者能行之。夫徐偃王為義而滅,燕子咐行仁而亡,哀公好儒而削,代君為墨而殘。滅亡削殘, 亂之所致也,而四君獨以仁義儒墨而亡者,遭時之務異也。非仁義儒墨不行,非其世而用之,則為之擒矣。夫戟者,所以攻城也;鏡者,所以照形也。宮人得戟,則以刈葵,盲者得鏡則以蓋卮;不知所施之也。故善鄙不同,誹譽在俗;趨舍不同,逆順在君?褡H不受祿而誅,段干不辭相而顯,所行同也,而利害異者,時使然也。故圣人雖有其志,不遇其世,僅足以容身,何功名可致也!

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行,則有任以于世矣。知天而不知人,則無以與俗交;知人而不知天,則無以與道游。單豹倍世離俗,巖居谷飲,不衣絲麻,不食五谷,行年七十,猶有童子之顏色,卒而遇饑虎,殺而食之。張毅好恭,過宮室廊廟必趨,見門閭聚眾必下,廝徒馬畔,皆與伉禮,然不終其壽,內熱而死。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毅修其外而疾攻其內。故直意適情,則堅強賊之;以身役物,則陰陽食之。此皆載務而戲乎其調者也。得道之士,外化而內不化。外化,所以入人也,內不化,所以全其身也。故內有一定之,而外能詘伸贏縮、卷舒,與物推移,故萬舉而不陷。所以貴圣人者,以其能龍變也。今卷卷然守一節,推一行,雖以毀碎滅沉,猶且弗易者,此察于小好,而塞于大道也。

趙宣孟活饑人于委桑之下,而天下稱仁焉。荊佽非犯河中之難,不失其守,而天下稱勇焉。是故見小行則可以論大體矣。田子方見老馬于道。喟然有志焉,以問其御曰:“此何馬也?”其御曰:“此故公家奮也。老罷而不為用,出而鬻之。”田子方曰:“少而貪其力,老而棄其身,仁者弗為也。”束帛以贖之。罷武聞之,知所歸心矣。齊莊公出獵,有一蟲舉足將搏其輪,問其御曰:“此何蟲也?”對曰:“此所謂螳螂者也。其為蟲也,知進而不知卻,不量力而輕敵。”莊公曰:“此為人,而必為天下勇武矣!”回車而避之。勇武聞之,知所盡死矣。故田子方隱一老馬而魏國載之,齊莊公避一螳螂而勇武歸之。湯教祝網者,而四十國朝;文王葬死人之骸,而九夷歸之;武王蔭喝人于樾下,左擁而右扇之,而天下懷其德。越王勾踐一決獄不辜,援龍淵而切其股,血流至足,以自罰也,而戰武士必其死。故圣人行之于小,則可以覆大矣;審之于近,則可以懷遠矣。孫叔敖決期思之水而灌雩婁之野,莊王知其可以為令尹也。子發辯擊劇而勞佚齊,楚國知其可以為兵主也。此皆形于小微,而通于大理者也。

圣人之舉事,不加憂焉,察其所以而已矣。今萬人調鐘,不能比之律;誠得知者,一人而足矣。說者之論,亦猶此也。誠得其數,則無所用多矣。夫車之所以能轉千里者,以其要在三寸之轄。夫勸人而弗能使也,禁人而弗能止也,其所由者非理也。昔者,衛君朝于吳,吳王囚之,欲流之于海,說者冠蓋 相望而弗能止也。魯君聞之,撤鐘鼓之懸,縞素而朝。仲尼入見曰:“君胡為有憂色?”魯君曰:“諸侯無親,以諸侯為親。大夫無,以大夫為。今衛君朝于吳王,吳王囚之而欲流之于海。孰意衛君之仁義而遭此難也!吾欲免之而不能,為奈何?”仲尼曰:“若欲免之,則請子貢行。”魯君召子貢,授之將軍之印,子貢辭曰:“貴無益于解患,在所由之道。”斂躬而行,至于吳,見太宰嚭。太宰嚭甚悅之,欲薦之于王。子貢曰:“子不能行說于王,奈何吾因子也!”太宰嚭曰:“子焉知嚭之不能也?”子貢曰:“衛君之來也,衛國之半曰;不若朝于晉。其半曰,不若朝于吳。然衛君以為吳可以歸骸骨也,故束身以受命。今子受衛君而囚之,又欲流之于海,是賞言朝于晉者,而罰言朝于吳也。且衛君之來也,諸侯皆以為蓍龜兆。今朝于吳而不利,則皆移心于晉矣。子之欲成霸王之業,不亦難乎?”太宰嚭入,復之于王。王報出令于百官曰:“比十日,而衛君之禮不具者死!”子貢可謂知所以說矣。

魯哀公為室而大,公宣子諫曰:“室大,眾與人處則嘩少與人處則悲。愿公之適。”公曰:“寡人聞命矣。”筑室不輟。公宣子復見曰:“國小而室大,百姓聞之必怨吾君,諸侯聞之必輕吾國。”魯君曰:“聞命矣。”筑室不輟。公宣子復見曰:“左昭而右穆,為大室以臨二先君之廟,得無害于子乎?”公乃令罷役除版而去之。魯君之欲為室誠矣。公宣子止之,必矣。然三說而一聽者,其二者非其道也。夫臨河而釣,日入而不能得一鯈魚者,非江河魚不食也,所以餌之者非其欲也。及至良工執竿,投而撮唇吻者,能以其所欲而釣者也。夫物無不可奈何,有人無奈何。鉛之與丹,異類殊色,而可以為丹者,得其數也。故繁稱文辭,無益于說,審其所由而已矣。

物類之相摩,近而異門戶者,眾而難識也。故或類之而非,或不類之而是;或若然而不然者,或不若然而然者。諺曰:“鳶墮腐鼠,而虞氏以亡。”何謂也?曰:虞氏,梁之大富人也,家充盈殷富,金錢無量,財貨無貨。升高樓,臨大路,設樂陳酒,積博其上。游俠相隨而行樓下。博上者,射朋張,中反兩而笑。飛鳶適墮其腐鼠而中游俠,游俠相與言曰:“虞氏富樂之日久矣,而常有輕易人之志。吾不敢侵犯,而乃辱我以腐鼠。如此不報,無以立于天下。請與公僇力一志,悉率徒屬,而必以滅其家。”此所謂類之而非者也。何謂非類而是?屈建告石乞曰:“白公勝將為亂。”石乞曰:“不然。白公勝卑身下士,不敢驕賢,其家無筦籥之信、關健之固。大斗斛以出,輕斤兩以內。而乃論之,以不宜也?”屈建曰:“此乃所以反也。”居三年,白公勝果為亂,殺令尹子椒、司馬子期。此所謂弗類而是者也。何謂若然而不然?子發為上蔡令,民有罪當刑,獄斷論定,決于令尹前,子發喟然有凄愴之心。罪人已刑而不忘其恩。此其后,子發盤罪威王而出奔。刑者遂襲恩者,恩者 逃之于城下之廬。追者至,喘足而怒曰:“子發視決吾罪而被吾刑,怨之憯于骨髓,使我得其肉而食之,其知厭乎?”追者以為然而不索其內,果活子發。此所謂若然而不然者。何謂不然而若然者?昔越王勾踐卑下吳王夫差,請身為臣,妻為妾,奉四時之祭祀,而入春秋之貢職,委社稷,效民力,隱居為蔽而戰為鋒行,禮甚卑,辭甚服,其離叛之心遠矣。然而甲卒三千人以擒夫差于姑胥。此四策者,不可不審也。夫事之所以難知者,以其竄端匿跡,立私于公,倚邪于正,而以勝惑人之心者也。若使人之所懷于內者,與所見于外者若合符節,則天下無亡國敗家矣。夫狐之捕雉也,必先卑體彌耳,以待其來也。雉見而信之,故可得而擒也。使狐瞋目植睹,見必殺之勢,雉亦知驚憚遠飛以避其怒矣。夫人偽之相欺也,非直禽獸之詐計也,物類相似若然,而不可從外論者,眾而難識矣,是故不可不察也。

【譯文】

秦穆公派遣孟盟率軍去偷襲鄭國。孟盟率領部隊通過東周國境后向東進發。鄭國的商人弦高和蹇他商議:“秦國軍隊行軍數千里,疾速穿過其他諸侯國境,看他們那副架勢,一定是來襲擊我們鄭國的。凡是偷襲別國的,都是以為對方沒有防備的,F在如果我們有個辦法讓秦軍知道鄭國已有防備,他們就一定不敢前來襲擊我國了。”于是弦高就假托鄭穆公的命令拿出十二頭牛犒勞秦軍。秦軍三位將領商量說:“凡是偷襲別國的,總以為別人是不知道自己的軍事行動的,F在鄭國派人來慰勞我軍,這說明對方已經知道我軍的意圖,他們的防備一定很嚴密,我們繼續執行原軍事行動,看來難以成功。”于是秦軍就只好往回撤。而晉國的先軫又率軍在途中伏擊他們,在崤山大敗秦軍。鄭國的國君鄭伯認為弦高保全國家有功,就要獎賞弦高。弦高卻推辭說:“我欺詐了別人而得到獎賞,那么鄭國原本的信義原則就要受到敗壞。一個國家的治理無信義原則,就會敗壞整個風氣習俗。那么,為了獎賞我一人而敗壞整個國家的風氣習俗,一個稍有仁德良知的人是不肯這樣做的;用欺詐行為換取獎賞,一個稍講道義的人也是不會這樣做的。”弦高在推辭了獎賞后就帶著他的宗族遷徙到東夷地區安家,以后終身都沒有回到過鄭國。所以,講仁德的人是不會為滿足私欲而去傷害天的,聰明的人是不會因貪利而去損害道義的。圣人深謀遠慮,蠢貨目光短淺。

忠誠的臣子是竭力促成君王品行高尚,而諂佞的臣子是致力于拓展君王的領土。怎么說明這點呢?陳國的夏征舒殺害了他的國君陳靈公,犯下了弒君之罪,楚莊王于是發兵討伐,陳國人也聽從楚軍的命令,協助楚莊王討賊。莊王討伐有罪之人以后,留下一支部隊駐扎在陳國,楚國的大夫們都紛紛來向莊王慶賀,并稱贊這一措施。當時申叔時正出使到齊國去,等他回國以后卻沒有向莊王慶賀和表示贊同在陳國駐軍的做法。這時楚莊王就問申叔時:“陳國叛臣大逆不道,我發動大軍討伐他們,平息了暴亂,懲處了罪人,群臣都來慶賀和表示贊許,唯獨你不慶賀也不贊許,什么道理?”申叔時說:“有人牽牛踩踏了別人家的田,那田的主人殺了牛主又搶走了他的牛。牽牛人的罪過是明顯的,但是既殺牛主又搶走他的牛,這樣的懲處也顯得太過分了。今天君王你認為陳國弒君者大逆不道,發兵征討,誅殺了罪臣,但卻還派兵駐扎在陳國不走,這樣使其他諸侯們認為你君王發兵征討的目的不在誅殺罪臣,而是在貪圖人家的國家,我聽說君子是不拋棄道義來謀取利益的。”楚莊王一聽,感到有道理,說:“你講得好。”于是便從陳國撤走部隊,并立了陳國國君的后代為新的國君。諸侯們知道這件事后,都來朝拜楚國楚莊王。這就是忠誠的臣子是竭力促成君王品行高尚。張武替智伯出主意,說:“晉國的六大將軍中,中行文子最弱小,而且他們內部又離心離德、上下一結,現在正好可以討伐他們來擴展我們的領地。”智伯于是聽從張武的計謀發兵攻打了范氏、中行氏,并將他們消滅。之后,張武又唆使智伯向魏、韓、趙三家索要土地。韓家和魏家息事寧人就割讓了土地,而趙家不肯割讓。智伯于是脅迫韓、魏兩家一起攻打趙家,并包圍晉陽達三年之久。后來趙、魏、韓三家暗中聯合,秘密商議,一同用計進攻智伯,最終消滅智伯家族。這就是那些臣子致力于擴展君王的領土。竭力促成君王的品德高尚,君王終于稱霸天下;致力于擴展君王的領土,最終使君王被人家消滅。所以,就是是千輛兵車的諸侯小國,但只要實行德政就能稱王天下,像商湯和周武王就是這樣;但反過來,即使是萬輛兵車的大國,如果喜歡擴展領地,最終還是導致滅亡,像智伯就是一個典型的事例。不是自己分內的事不要去主動認攬,不該自己獲得的名聲就不要去接受。無故而獲得名聲,這種名聲還是不要的好;無功而獲得富貴,這種富貴不占有為好。追求人之虛名,虛名難留;攬搭他人的事,這事難成功;沒有功勞卻得大利,終將會被大利所累成禍害。這就好比攀上樹的高處眺望四方,雖然一時心曠神怡,可是大風驟起,就不能不驚慌害怕。一旦到了禍患殃及自身后再后悔,那么即使駕上六匹駿馬也難以追回。所以忠臣事奉君王,要算準自己有多少功勞后才接受相應的獎賞,不能茍且貪得多占;衡量自己有多少才能再接受官職,不能貪圖爵位利祿。自己能勝任的事,接受下來就不必推辭;自己不能勝任的事,給了你你也不必沾沾自喜。推辭自己能勝任的事就有些假客氣,不能算坦誠正直;勉強做自己做不了的事就會把事情搞亂;推辭自己不能勝任的事、接受自己能勝任的事就很得體,也就不會出現損毀壞事的可能,也就沒有什么不能勝任的事。以前智伯驕橫,攻打范氏、中行氏;得手以后又要韓、魏兩家的土地。還認為不夠,又發動攻打趙家。而一旦魏、韓反戈一擊,三家聯手,智伯的軍隊就打不過韓、魏、趙三家,最終兵敗晉陽,智伯自己死在高梁東面,他的頭顱也被做成尿壺,他所把持的晉國也被瓜分,這樣的下場一直被天下人恥笑。這所有一切都是在于貪心不足造成的禍害!所以《老子》說:“知道滿足就不會遭到困辱,知道適可而止就不會遭到危險,這樣就可以保持長久。”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有時候贊譽人家卻恰恰足以敗壞他,有時候詆毀人家卻反而成全了他。這話怎么說呢?費無忌對楚平王說:“晉國之所以能夠稱霸,是因為它靠近諸夏各國;楚國之所以不能與晉國爭霸,是因為我們楚國處在稍偏遠的南方。君王如果想要諸侯服從歸順自己,不如擴建城父城,派太子建駐守在那里,以便使北方諸侯能歸服楚國。君王自己則親自收服治理南方。這樣就可以稱霸天下。”平王聽了很高興,于是派太子建駐守城父城,并命令伍子奢擔任太子建的師傅。過了一年,伍子奢派人到平王游說,說太子建非常仁慈,又非常勇武,深得民心。平王聽了這些話后就將這些贊譽太子建的話告訴了費無忌。費無忌說:“臣對此早有所聞。太子建在城父,對內安撫百姓,對外結交諸侯,齊、晉兩國又輔助他,這將會危害到楚國,而且這事已經醞釀很久了。”平王聽了說:“太子建是我們的太子,他還要求什么呢?”費無忌說:“他一定是為秦女的事怨恨君王呢!”于是,楚平王一怒之下就將太子建殺了,還殺了伍子奢。這就是贊譽人家卻反而禍害了他。那么,什么是詆毀人家卻反而成全了他?唐子在齊威王面前說陳駢子的壞話,齊威王要殺陳駢子。陳駢子就帶著他的親屬逃往薛地。孟嘗君聽說此事,就派人用車子迎接陳駢子一行人。陳駢子到后,孟嘗君用肉食米飯奉養他,一天三頓美味佳肴。冬天給陳駢子穿皮衣,夏天給陳駢子穿葛麻。出門不是乘牛車就是騎良馬。有一回孟嘗君問陳駢子:“你生在齊國,長在齊國,你對齊國還思念嗎?”陳駢子回答說:“我思念那位叫唐子的人。”孟嘗君說:“那位唐子不就是講你壞話的那個人?”陳駢子說:“是的。”孟嘗君問道:“你為什么要思念這種人呢?”陳駢子回答道:“我在齊國的那陣子,吃的是糙米飯,喝的是野菜羹。冬天挨餓,夏天受熱。自從唐子說我壞話以后,我投奔到你門下,吃的是細糧肉食,穿的是輕暖衣服,乘的是牛車良馬。就憑這些,我就忘不掉這個唐子。”這就是詆毀別人卻反而給別人帶來好處。所以說詆毀和贊譽的話,千萬得慎重,不能隨便說的。

有時候人貪生怕死反而喪命,有時候人視死如歸反而得生;有時候人慢行反而是速達。怎么知道這樣呢?魯國有個人到齊國去為他父親報仇,他將仇人殺死以后,剖腹挖心,然后坐下端正帽子,又站起更換了血衣,緩步走出仇家大門,登上馬車以后讓馬夫慢慢驅趕馬走,臉上的神色一點不變。馬夫這時倒想將馬趕得快些,他卻按住馬夫說:“我今日來為父親報仇,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并不打算活著回去,F在父親的仇已報了,哪用得著快走逃命?”而來追趕的人看到這種情景后說:“這是位有節的士人,不能追殺。”于是散開包圍,放那人離開。假使這報仇者換血衣時慌得顧不上束腰帶,又來不及端正帽冠,跌跌撞撞,連滾帶爬地逃跑,一上車后又催馬急馳,那么他恐怕走不了十步就被人抓住殺死了,F在他又是坐下端正帽子,站起身更換血衣,緩步走出仇家大門,上車后又讓馬慢行,臉上神色不變,諸如此類都被人家以為是一種自尋死路的行為,但這報仇者就是靠這些行為反而生存了下來。這就說明有時候緩慢徐行反而比快奔急馳還要快。奔跑,人們總以為是快的;步行,人們總以為是慢的。今天這報仇者卻反而將人們認為遲慢的變成了快速的,這是因為他明白了自己的生與死。而懂得慢能變快、徐緩可以轉化為疾速這個道理的人,也就離道不遠了。所以黃帝丟失了玄珠,叫離朱、捷剟兩人去尋找,他們沒能找到,于是讓善忘的忽恍去尋找,忽恍居然尋找到了。

圣人謹小慎微,行為舉動適合時宜。對于社會紛繁復雜的現象百般豫備,重重戒防,這樣災禍就不會產生。對“福”不必想得過多,對禍要多加防備;同時受到霜打,有遮蔽的就不易受傷;愚鈍的人有了防備,就和聰明人一樣有同等功效。那小火把在剛剛點燃時的縹惚火星,只須用一根手指就能按熄;池塘堤壩的漏洞只有像老鼠洞那么大時,只須一塊土塊就可堵塞。但等到火勢燒及孟諸澤、蔓延的范圍有云夢澤那么大一片,洪水從九江決口、泛濫淹沒整個荊州,那時即使調動全國所有軍隊也都無法撲滅堵塞。積累仁則帶來福祉,積聚怨恨則釀成禍患,這就如同癰疽必然要潰爛,并污染很多地方一樣。諸御鞅向齊簡公報告:“陳成常和宰予,他們兩人互相憎恨,積怨很深,我怕他們兩人會作亂而殃及國家。君王你不如除掉他們其中一個。”簡公不聽。沒過多久,陳成常果然在庭院里殺死宰予,并在朝廷上殺死齊簡公。這就是不懂得謹慎處理小事而造成的禍害。魯國的季氏和郈氏兩家斗雞,郈氏給雞披上鎧甲,而季氏則給雞裝上金屬尖爪。季氏的雞斗輸了,季平子非常惱火,便乘機侵占了郈家的宅院,還修建了房屋、圍墻。郈昭伯也怒氣沖天,在魯昭公面前攻擊季平子:“祭祀襄公廟堂時,季氏只用兩人舞,其余的都去為季氏祖廟起舞了。季氏大逆不道、目無君王的時間已很長了,如不殺季平子,以后一定會危及國家利益。”魯昭公將郈昭伯的話告訴了子家駒。子家駒說:“季氏家族深得民眾支持,而且季氏三兄弟又聯合成一體,他們德高望重,實力強大,你君王又怎么對付得了?”魯昭公不聽,硬派郈昭伯率軍去攻打季氏。仲孫氏和叔孫氏一起商量:“如果無季平子,我們兩家不用多久就會滅亡。”于是興兵去救助季平子。戰爭的結果是,郈昭公戰敗被殺死,魯昭公也為之出逃到齊國去避難。這場災難的起因開始于斗雞之類的小事,禍事鬧大以后,竟然會導致國家滅亡。蔡姬在船上搖晃嬉鬧,使齊桓公受了驚嚇,由此引起齊國侵攻楚國。陳成常和宰予結下怨仇,造成宰予被殺于朝廷中,齊簡公也為此遭了殃。齊簡公死后無繼承者,陳氏取而代之,齊國從此不再為呂家所有了。季氏和郈氏斗雞,季氏為雞裝上金屬尖爪,引起郈昭伯發難,魯昭公出逃。所以戰爭一旦發生,軍隊所到之處,到處是荊棘雜草、人煙稀少、田地荒蕪。禍患的苗子不及時撲滅,就會像火碰上干燥物、水遇上低濕處一樣,蔓延擴散開來,以至不可收拾。癰疽雖然長在手指上,但它引起的疼痛卻會遍及全身;蛀蟲咬嚙,會裂損毀壞房梁柱子;蚊蟲牛虻的叮咬,會引起牛羊痛得亂蹦亂跑。所有這些都是說的這種道理:小害引起大害。

人都竭力做到對禍患的防備和阻止,但卻沒有人懂得怎樣使禍患從根本上不發生。使禍患從根本上不發生,要比制止禍患容易,可是沒有人在這上面花工夫下力氣,對這樣的人就無法與他們談論道術。晉公子重耳流亡途中經過曹國,曹國君想看看重耳生的駢生肋骨,就有意讓重耳露著上身下河去捉魚。這時釐負羈勸說道:“公子重耳是位非常人物,跟隨他的三位隨從也都是有輔佐霸王的才能。如果今天對他們無禮,將來必定會給咱們曹國帶來后患的。”曹國君不聽勸告。后來重耳返回晉國取得了君位,果然對曹國發起了攻擊,還滅亡了曹國。曹國君也身死于他人之手,曹國變為一片虛墟,而這災禍正是由讓重耳袒露駢生肋骨下水捉魚引起。齊、楚兩大國想救曹國,也救不了它。但反過來說,當初如果聽了釐負羈的勸告,這曹國也許就不會有這樣的災禍發生,F在是不致力于使禍患不發生,而是等到禍患發生了再去挽救,這樣你再有圣明的智慧,也是無計可施的。這禍患的由來,遍及四面八方,防不勝防。所以圣明的人常常是以深居簡出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事,以免取辱,靜心安適以等待時機。而小人不知道禍福產生的由來,常常是輕舉妄動自投羅網,有時盡管千方百計加以防范,但又怎能保全得了自身?這就好像失了火再去開鑿池塘取水,穿著皮衣搖扇取涼一樣。況且,池塘堤壩有一萬只洞,你塞著其中一個,魚還有其他洞好逃生。房屋有一百處門,你關閉其中一扇,盜賊還是有其他門洞好進來。大墻的倒塌往往起因于一條小小的裂縫;劍的折斷常常是因為它本身已有缺損處了。所以圣人能及早預見預防禍患的由來,這樣也就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傷害他。楚國的太宰子朱侍候令尹子國用餐,令尹子國嘗了一口羹湯后感到湯太燙,就拿杯子里的湯水往子朱澆去。第二天,太宰子朱便辭去了太宰的職務,回家去了。他的仆人就問:“楚國太宰的職務不易謀得,你為何辭官離去?”子朱解釋說:“令尹子國的行為輕浮,傲慢無禮,他要想侮辱人是非常容易的。”第二年,子國果然找岔制服了郎尹,還打了郎尹三百大板。所以說,明察事理的人總是預先避免著,并善于從事情的細微不好的苗子中預料到事物發展的結果。那鴻鵠還沒從中孵化出來的時候,只須用一根手指頭一戳,它就潰破而變得無影無蹤了。但等到它筋骨生成,羽翅膀豐滿,它就會振動翅翼,揮動羽,飛上浮云,背負青天,胸貼著紅霞,翱翔在無邊無際的天空,徜徉在彩虹之間,這時雖有強利箭,細繳長絲,再加上有蒲且子這樣的神射手,也對付不了它。長江發源于岷山時,人可以提著衣裳涉水淌過。但等到它奔流到洞庭湖、流向石頭城、經過丹徒鎮時,就形成了波濤洶涌之勢,這時你乘船航行一天也不能渡過。所以圣人總是在事物尚未形成之時便關注留意它,而不是等到事物已形成危害之勢時才去留心注意它,所以這禍患往往難以傷及他。

有人問孔子:“顏回是個怎樣的人?”孔子回答說:“是個仁慈的人。我不如他。”有人又問:“子貢是個怎樣的人?”孔子回答說:“是個善于辭令的人。我不如他。”又問:“子路是個怎樣的人?”孔子回答說:“是個勇敢的人。我不如他。”那位客人就說了:“他們三個人都比你行,可是都成為你的學生,聽你教誨,這又是為什么呢?”孔子說:“但我孔丘是既能仁慈又能下決斷的,既善于辯說又有時顯得嘴笨,既勇敢又膽怯的。拿他們三個人的長處換我這種處世之道,我還不情愿呢。”孔子懂得該怎樣來運用他自己的長處和短處的。秦牛缺路過一座山,遇到了一群強盜,強盜搶走了他的車馬,解開他的口袋和竹箱,還奪走了他的衣被。強盜們離去的時候回過頭來看秦牛缺,只看見秦牛缺非但沒有恐懼、憂傷的神情,反而還顯得很高興的樣子,有點悠然自得。強盜們于是問秦牛缺:“我們搶了你的財物,用刀脅迫你,但你卻面不改色心不跳,這是為什么呢?”秦牛缺回答說:“車馬是用來供人裝載和乘騎的,衣裳是用來掩遮體形的,圣人是不會因為顧惜這些養身護身的財物而去傷害自己的身心的。”強盜們聽了這番高見后相視而笑,說:“這人知道不以物欲傷害身心,不為利益拖累身體,是當今的圣人。如果這樣的人以這樣的高論去見君王而被重用后,他必定會對我們作認真處理解決的。”于是這群強盜又折回來殺死了秦牛缺。這位秦牛缺能夠憑他的智慧來顯示自己什么都懂,但卻不能以聰明而掩其聰明、裝糊涂以避殺身之禍;這位秦牛缺敢于表現自己勇敢,卻不敢于表現自己“柔弱”。凡是有道之人,都能應付倉猝事變而不會顯得束手無策,遇到禍患總能化解,所以天下人都看重他。如果現在只知道自己做某事的原由,而不知道別人做某事的原由,知己不知彼,那么這樣的人對紛繁復雜的事還遠遠沒有研究透。人如果能由原本的明白明進入到混沌高明的境界,那么他就離道不遠了!对娊洝飞险f:“人們說過這樣的話,哲人無不愚。”說的就是這道理。

事情有時候人為地去做了,卻恰恰是敗壞了它;有時候有意去防范它,卻恰恰是招致它。怎么知道是這樣呢?秦始皇得到一冊錄圖,發現上面的解說文字寫著:“亡秦者,胡也。”于是秦始皇便征調五十萬軍隊,命令蒙恬、楊翁子率領去修筑長城,以防“胡人”。這修筑的長城西起流沙、北接遼水、東連朝鮮。從中原內地派人拉車輸送軍餉糧食以供修筑長城。除此之外,秦始皇還貪圖越地的犀牛角、象牙、翡翠和珍珠。于是又派尉屠睢率兵五十萬,分成五路大軍:一路大軍扼守鐔城山嶺,一路大軍守衛九嶷要塞,一路駐守番禺城邑,一路大軍防守南野邊界,一路大軍集結在余干河畔。各路大軍三年之內不解鎧甲,不松弓。監祿無法輸運軍糧,于是令士兵鑿挖河道以運軍糧,靠這來和越人作戰,殺了越族西嘔人的君主譯吁宋。越人全部逃進莽莽叢林中,和禽獸共處,不肯做秦軍的俘虜。西嘔人推選出勇猛強悍的人做將領,深夜攻打秦軍,把秦軍打敗,并殺了尉屠睢,其時橫遍野,血流成河。秦始皇此時只得派囚徒來防守南疆邊界。在這段時間內,戰爭使得全國各地男子不能安心在田里耕種,婦女無法靜心在家削麻紡織;老弱病殘者都出外拉車運送軍糧給養,官吏們則拿著箕畚公開在路口收刮錢財;病者得不到治療,死者得不到掩埋。于是陳勝在大澤鄉舉事起義,他振臂一呼,各地反秦人馬紛紛響應,頓時席卷天下,義軍一下子打到戲城。這時劉邦和項羽也興義兵跟隨在陳勝之后,他們奪取城池,消滅秦軍,其勢如折斷枯枝,振落枯葉,銳不可擋。秦始皇就這樣丟失了天下,而禍根在于秦始皇為防“胡”人和貪圖越人的地財。秦始皇原本修筑長城是為了防止滅亡,誰知恰恰是修筑長城導致了秦王朝的滅亡;秦始皇調動囚徒防守邊疆,誰知恰恰是從這中間爆發了災難。那烏鴉、喜鵲知道一年中哪個季節多風暴,于是將原本在高大樹端上的巢遷到低矮路旁的樹枝上安巢,但誰知這樣一來,路人就可隨手掏到雛鳥,小孩順路就可挑破鳥蛋。烏鴉和喜鵲只知道預防遙遠的禍患,卻不知這樣一來,又造成了眼前的災難。以此來看秦始皇的所謂防備,只是像烏鴉、喜鵲之類的小智慧。

事情有時候是這樣的,拿利害關系去勸阻人家,被勸的人反而硬要堅持下去;有時表面上聽從,但反倒可以制止他。怎么知道是這樣呢?魯哀公想往西邊擴建住宅,史官極力勸諫他,認為向西擴建宅院不吉利,魯哀公沉下臉來發脾氣,不聽身邊的人多次規勸。后來魯哀公將這件事拿去詢問太傅宰折。“我想往西擴展住宅,史官說不吉利,你認為怎樣?”宰折睢說:“天下有三件不吉利的事,但向西擴展修建宅院不在其中。”魯哀公聽了很高興,喜形于色。過了片刻,魯哀公又追問:“那么,什么叫三件不吉利的事呢?”宰折睢說:“不行禮義是一不吉利的事,嗜欲無止境是二不吉利的事,不聽忠諫是三不吉利的事。”哀公聽了后默默沉思,感慨地反省自我,終于停止向西擴建宅院的事。史官以為只要力爭強諫就可以阻止哀公向西擴建宅院事,卻不懂得不力爭強諫反而會被采納接受。聰明人離開了大路卻得到了便道,愚蠢者死守大道卻失去了捷徑。那?說靈巧,人們都說他沒什么結不能解開的,其實他并不是任何死結都能解開,他只是不去解那些解不開的死結罷了,以至于人們誤認為他什么死結都能解開。只有那些能夠以“不解”來“解”結的人,才可以和他談論“道”。

有時候對人闡明禮義、講述大道理反而不行,但用些荒誕胡亂的話來解決糾紛反而效果好。何以見得呢?孔子一次出游,馬跑失了,走進一塊田里吃了人家的莊稼,那戶田的主人看了大發脾氣,捉住馬就將它拴了起來。子貢就前去請求田主放馬,說了很多謙恭的話都沒使田主放馬;厝ズ罂鬃訉ψ迂曊f:“你用人家不喜歡聽的話去請求人家放馬,這就好像用太牢祭享野獸,以《九韶》古樂去取悅飛鳥。馬沒被放回來,是你的過失,不是田主的責任。”于是孔子就派馬夫去討馬,馬夫到了那田主那里說:“你田主耕種的田是從東頭一直耕到老遠的西頭,我的馬跑失后沒人照料,怎么能不吃沒人看管的禾苗呢?”田主一聽,十分高興,就解開系著的馬還給了馬夫。這位馬夫勸說田主的話看起來不成體統,但反而一說就行,事情也真有它的極致處,靈巧的語言還不如拙笨的話語管用。所以圣人是量度好榫眼的大小、形狀來校正榫頭的。你唱《采菱》《陽阿》這樣的歌曲,粗俗的人聽了感到還不如《延路》這樣通俗的歌曲來得順耳好聽,這并不是唱歌的人唱的不好,而是聽歌的人的欣賞能力不同。所以交錯畫的線條不流暢,連著的玉環不易解;對于那些隱微不通的事物,圣人是不去爭辯的。

仁是百姓所仰慕的,義是民眾所推崇的;做百姓所仰慕的事,行民眾所推崇的事,這正是嚴父用來教育子女、忠臣用來事奉君王的內容。然而,世上卻有施行仁義而身死國亡的,這是因為仁義實行不合時宜。從前徐偃王喜歡施行仁義,這樣使天下三十二個國家朝拜他。這時王孫厲就對楚文王說:“君王如果不討伐徐國,那過不了多久,我們反過來就要去朝拜他了。”文王就說:“徐偃王是位有道之君,他喜歡施行仁義,我們不好討伐他。”王孫厲就接著說:“強國對付弱國,大國對付小國,這就如同用石擊、虎吃豬一樣,大王有什么好猶豫的。再說實施文治卻不能實現德政,奉行武道又不能顯示出實力,那么禍亂沒有比這更大的了。”聽了這席話,文王說:“好!”于是就發兵攻打徐國,并很快將徐國消滅了。這樣,徐偃王就成為一個只知實施仁義卻不知世道已變的人了。申菽、杜矨,是美人所喜歡佩戴的香草,但這香草一旦被臭水所沾污,就再也無法保持它的芳香了。古時候五帝崇尚仁德,三王施行道義,五霸依靠武力,F在如果拿五帝、三王的道德仁義用到五霸這時代,這就好像騎著千里馬在莽莽叢林中追逐,只會像斗笠打轉盤旋。如果在霜降以后再種谷子,到來年冰化時就想收獲,這樣來求糧食就難了。所以《易經》上說:“潛龍勿用。”這句話說的就是時勢不可妄動。因此,“君子白天兢兢業業,夜里仍然謹慎警惕,這樣即使身臨險境,災禍也不會降臨。”“白天兢兢業業”是順陽氣而動;“夜里謹慎警惕”是隨陰氣安息。晝動而夜息這種規律,只有得道之人才能做得到。徐偃王因為施仁義而亡,燕王噲因為行仁義而滅,魯哀公因為好儒子而弱殘,代國君因為奉行墨學而遭害。這滅、亡、削、殘一般說來都是由于暴虐才會招致,而這四位君主卻因施行仁義儒墨而招致滅亡,原因就在于他們遭逢的時勢不同。這當然并不是講仁義儒墨不好,只是說世道已經變化,再去實施推行,就會因此受害。戟是用來攻城的,鏡是用來照人的。但宮中太監拿到戟,就只會用它來割葵菜;瞎子拿到鏡,就只會用它當杯蓋。這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怎樣來用戟和鏡。所以好壞相同的人和事,是受到贊譽還是被誹謗,不取決于這人和事的本身,而取決于人們的習俗。人取舍志向相同,是走運還是倒霉,不取決于人取舍志向本身,而取決于遇上怎樣的時勢?褡H不接受俸祿,以清高隱居而被殺害;段干木辭去相位,不圖利祿名聲而出了名。這兩人的品、德行相同,一個得益一個得害,這是時勢造成的。所以圣人即使有好的志向情,但如果沒有碰上好世道,那么他充其量只能保全命,哪還談得上實現什么功名!

既了解天意如何,又了解人間時尚怎樣,就能夠在這世界上實行你的志向。如果只了解天意而不了解人間風俗時尚,就無法與世俗交往;如果只知道人間時尚風俗而不知天意,就無法與道周游。單豹遠離塵世,隱居山巖之中,以飲谷水為生,不穿絲帛衣服和不食五谷,年過七十還保持著童顏?墒,有一次遇到餓虎,被活活咬死吞食。張毅好恭敬,每次經過宮室廟堂,必定以碎步疾行;看到里巷門口聚集人群,必定下車步行;他對雜役馬伕,也以禮相待。但就是這樣的好人,卻沒有享盡天年,得內熱病死了。單豹修養心,心修養的不錯,不料被老虎吃了他的身子;張毅注重修飾行為禮儀,外表修飾得講究禮儀,但疾病侵入他的體內。所以內心世界調節得十分和諧,隨順本,但外界的堅強物就傷害了他;而自身受外物所累的人,就更容易被失調的陰陽二氣所吞食。這些都在于有負累而不能將外形與心協調。得“道”的人是外形變化而內心不變的。變化外形是為了適應世俗,內心不變是為了保全自身。所以一個人如果內心有固定守,外表又能屈能伸、能盈能縮、能卷能舒,與物推移周旋,那么干什么都不會陷入困境。世人之所以推崇圣人,是因為圣人能像龍那樣變幻無窮。反過來看,有些人只勉力于細微末節,死守于一種行為,雖然已經因此碰得頭破血流,被證明行不通,但還是不知道改弦易轍。這些人就只盯著眼前的一些小的好處,而對大道是一竅不通。

趙宣孟在桑樹的樹蔭下救下了一個饑餓萬分的人,天下人就此知道他的仁慈;楚佽非江中遇難,以劍保持自己的守,天下人就此稱贊他的勇敢。因此,看人的一個細小的表現行為就可以斷定他為人的大概。田子方在路上遇到一匹老馬,由此產生感觸,便問趕馬人說:“這是誰家的馬?”趕馬人說:“這原是公家王室的牲口,因為老病不中用了,便被牽出來賣了。”聽了此話后,田子方感慨地說:“這馬壯年的時候,人們拼命地使用它的力氣,老了病了就拋棄了它。仁慈的人是不應該這樣做的。”于是便用一束帛贖回這匹老馬。魏國的老弱武士聽說此事后,由此產生聯想,從此也就從內心擁戴了田子方。齊莊王外出打獵,路上有一只小蟲,伸出前肢要擋齊莊王的車輪滾動,齊莊王見了后問趕車人:“這是什么蟲呀?”趕車人說:“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螳螂。這種昆蟲只知前進不知退卻,從不計量自己的力量,且輕視對方敵手。”莊公聽了后說:“如果它是人的話,肯定是一位天下勇士。”說完便讓車子繞道避開了螳螂。齊國的勇士聽說此事后,由此聯系自身,都感到應歸附齊莊公。田子方憐惜一匹老馬使得魏國人都擁戴他,齊莊公避開一螳螂使勇士們都歸附他。商湯叫人網開三面,祈祝獵物“無入吾網”,使天下四十個諸侯來朝拜他;周文王禮葬死者的骨骸而使九夷歸服了他;周武王將一位中暑者安置在樹蔭之下,左手擁抱著他,右手用扇給他扇涼,使天下人都歸順了他。越王勾踐偶然一次錯判了案子,冤枉了無辜,就拿出寶劍刺割自己的大腿,血流滿地,以示自責,聽到這些消息,戰士們在戰斗中不惜生命拼死作戰。所以說圣人從小處入手做事,就能產生大的影響;謹慎處理身邊小事,就能感化安撫遠方的人們。孫叔敖用期思之水澆灌雩婁良田,楚莊王以此看出孫叔敖治理國家的才能,便任命孫叔敖為楚國令尹;子發訓練軍隊賞罰分明,使勞逸齊同,楚國人便知道他是個帥才。這些都是從細微之處顯露出大道理的例證。

圣人辦事,不自尋煩憂,只弄清事情的所以然就是了。如果上萬個人來調整樂鐘,就不可能合音律,假若有懂行的專家,只需一個人調整就夠了。游說也是這樣的道理,如果說在理上,用不著話多。車子之所以能運行千里,關鍵在于那三寸長的車轄。勸說人家,人家不按你說的去做,禁止人家又禁止不住,原因在于你講的理由不在理上。過去衛國國君到吳國去朝拜,吳王夫差將衛君拘囚起來,還打算將他流放到海島上去。勸阻吳王的人車子絡繹不斷,車蓋都能互相看得見,但就是改變不了吳王的主意。魯哀公知道這件事以后,撤去了懸掛著的鐘鼓,穿著素服上朝?鬃由铣菀姲Ч,問道:“君王為什么面有憂慮的神色?”魯哀公說:“諸侯們互相不親,衛君主動去親近諸侯;大夫們互相不結,衛君主動去結他們,F在衛君去吳國朝見國王,被吳王囚禁了起來,還打算將他流放到海島上去。衛君如此仁義,竟然遭到這樣厄運。我想解救他,可又做不到,真不知怎么辦好?”孔子聽了后說:“要想解救衛君,那就請子貢去一趟吧。”于是哀公叫來子貢,授給他將軍印。子貢推辭不受,解釋說:“尊貴的地位無益于消除衛君的災難,要靠正確的方法才行。”子貢于是悄悄地上路,前往吳國去了。到了吳國,他先去見太宰伯嚭。太宰伯嚭對子貢的到來感到十分高興,將準備推薦給吳王。子貢說:“你在吳王面前講話不起作用,我又怎么能靠你引見呢?”太宰伯嚭說:“你怎么知道我講話不起作用呢?”子貢說:“衛君來朝拜吳王的時候,衛國有一半的人說:不如去朝拜晉國。衛國的另一半人則說:不如去朝拜吳國。但是衛君認定要來吳國,并認為來了后可以得到善終,所以就綁著自己來吳國聽吳王發落,F在你們不但將衛君囚禁了起來,還打算將他流放到海島上去,這等于有意獎勵衛國中主張朝拜晉國的人,而有意打擊衛國中主張朝拜吳國的那部分人。再說,衛君來吳國的時候,諸侯都為衛君占卜過兇吉,現在衛君朝拜吳國非但沒有得到好處,反而受難,這樣就使諸侯們的心要向著晉國了。你想幫助吳王完成霸主的事業不就很難了嗎?”太宰伯嚭進宮就將這番話原原本本地報告給吳王聽,吳王聽后馬上下令:“十天之內如果對衛國君的禮儀還沒完備的話,就處死。”子貢可真叫懂得如何游說勸諫的。

魯哀公修建宮殿,規模很大,公宣子勸諫說:“宮殿造了太大,很多人聚在一起就會很喧鬧,而人少時又會顯得很凄清。所以我希望君王你造宮殿最好是恰如其分。”哀公說:“我聽你的指教。”但說管說、做管做,修造大宮殿的工程并沒停下來。這樣,公宣子又去拜見哀公,說:“咱們國家是個小國家,如果宮殿造了大了,老百姓知道了會埋怨君王的,諸侯知道了會看不起我們的。”魯哀公說:“已經聽到過這樣的指教了。”但是工程仍然在繼續。公宣子只得第三次去見哀公,說:“新宮殿的左邊是昭廟,右邊是穆廟,修造這樣大的宮殿正好靠近兩位先君的廟堂,這樣不有損你作為孝子的形象嗎?”聽到這席話,魯哀公才下令停止施工,拆除板筑。魯哀公要修建宮殿的想法是十分堅決的,公宣子要阻止這件事的決心也是十分堅定的。但是公宣子勸了三次,第三次才使魯哀公接受意見,停止施工。這三次中,前二次講得不得要領,沒有擊中要害,所以魯哀公根本聽不進去。有人面對河水垂釣,一整天還釣不到一條小白魚,這不能怪河中的魚不上鉤,而是在于鉤上的魚餌魚不喜歡吃。而那些釣魚的高手就不是這樣了,他們所拿的魚竿線繩鉤兒一下子就能鉤著魚兒的嘴,是因為這鉤上的魚餌是魚喜歡吃的東西。事情沒辦法對付,是在于人對這事情不了解,所以無法對付。鉛和丹種類不同、顏色各異,但鉛可以煉成丹,因為人們掌握了其中的關鍵技術。所以繁瑣的話語、漂亮的辭藻,無助于勸說別人,只要抓住其中問題的原由就可以。

紛繁復雜的事物緊密聯系著,可是又不同門類,這種現象隨處可見,又難以識別。所以有些事物的現象看來相似,但卻又不一樣;有時有些事物的現象看似不一樣,但卻又是一樣。有時候好像是這回事卻又不是這回事;有時候好像不是這回事卻實際上正是這回事。諺語說:“老鷹嘴里掉下了死腐鼠,富戶虞家要遭滅亡了。”這話怎么講呢?它說的是這樣一個故事:那虞氏家族原是梁地的大富人家,家里富足殷實,錢財多得無法計算。虞家在大道路口邊修建了一座高樓,經常在樓上設置酒席,擺排樂舞,宴請賓客,玩弈棋游戲。有一次一群游俠結伴而行,經過樓下,樓上玩博棋游戲的人,下注賭博,有人獲勝而大笑。正在這時,一只飛翔著的老鷹將嘴里叼著的一只死腐鼠掉落下來,正好落在一個游俠頭上。游俠們聽到樓上的喧嘩聲,以為是虞家人故意扔下死鼠來戲弄他們。那位被死腐鼠擊中頭頂的游俠就對同伴說:“虞家富貴享樂的時間已很長了,平時對人常輕慢無禮,還有一種侮辱人的心志。我們平時不敢冒犯他們。今天虞家竟然用死鼠來侮辱我們。此仇不報,我們就無法在天下樹立我們的英勇之名。讓我們齊心協力,率領眾兄弟,一定要消滅虞家。”當晚,眾游俠合力攻打虞家宅院,把虞家給消滅了。這就是看似相似,但實際上卻并不一樣。那么,什么是看似不一樣,但實際卻又是一樣?屈建對石乞說:“白公勝將要鬧事作亂。”石乞說:“不會。白公勝平時謙恭下士,從不敢在賢人面前驕慢,他家沒有牢固門閂的防備,也沒有可靠的鎖鑰。他平時大斗斛賣出,以小秤買入。你怎么反而用這種言論非議他?”屈建說:“這正是他要謀反的跡象。”過了三年,白公勝果然發動叛亂,殺死了令尹子椒、司馬子期。這就是看似不像,實際上就是這樣子。那么,什么是好像是這回事卻又不是這回事呢?子發擔任上蔡縣令,有人犯了罪應依法判刑。案子審判定當,在子發面前執行,其時子發感嘆著、流露出凄愴的神色。犯人受了刑后忘不了子發憐憫他的恩情。在這以后,子發得罪了楚惠王而被迫出逃。恰巧在出逃途中碰到那位受刑者,這人掩護了子發,讓子發躲進城墻下的一間小屋內。追捕子發的公差趕到,那位受刑者故意跺腳發怒叫罵:“子發親自判決審定我的罪又讓我受了刑,我對他是恨之入骨,現在就是吃了他的肉,還難解我心頭之恨。”追捕者看到這番情景也就信以為真,也就不再進小屋搜查了。這就是好像是這回事卻又不是這回事。那么,什么是好像不是這回事卻實際上正是這回事?以前越王勾踐對吳王夫差表現得卑躬屈膝、低三下四:既請求要做吳王的臣子,又愿意讓妻子做吳王的小妾;還向吳王進奉四季的祭祀用品,承擔春秋兩季的貢品;將自身乃至國家都交給了吳王,還讓全國百姓為吳王效勞;平時隱蔽不拋頭露面,打起仗來則充當先鋒;對吳王的禮節很恭敬,言辭用語很馴服,根本看不出有反叛之心。然而最后還是率領三千士兵在姑蘇山上擒獲了夫差,并消滅了吳國。以上四種情況,是不能不審察的。事物難以認識清楚,就是在于事物的頭緒和蹤跡總是被藏匿起來,而且人們有時又混私于公、倚邪于正,還以紛亂的現象迷惑人。假若人的內心世界和外表完全一致,就像符節這樣吻合,那么天下的事就簡單得多,也就不會常發生家破亡國的悲劇了。那狐貍在攻擊野雞時,總是先卑伏著身子、按斂著體,等待著野雞的到來。野雞見狐貍這副縮頭縮腦的樣子,也就信以為真,不加防范,所以讓狐貍得以捕捉到野雞。假使狐貍圓瞪怒眼,聳豎尾,擺出一副捕捉野雞的架勢,野雞見此架勢也必驚怕而遠走高飛避開兇神惡煞的狐貍了。況且人又不像禽獸那么簡單,人還好互相欺騙虛偽狡詐;這就提醒我們,事物看似相同,但決不可從表面上來判斷,這種情況是又多又難識別,因此就不能不謹慎審察一切。

推薦閱讀

尚書> 莊子講記> 話說中庸> 道德經釋義> 道德經直譯> 道德經解讀> 鬼谷子白話文> 中庸白話文> 孔子家語> 論語別裁>

閱讀分類導航

四大文學名著唐詩宋詞諸子百家史書古代醫書蒙學易經書籍古代兵書古典俠義小說
亚洲国产成人久久精品影视_荔枝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最新_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_2012在线观看完整版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