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天涯知識庫 · 淮南子
目錄
位置:主頁 > 古代文學 > 諸子百家 > 淮南子 >

淮南子卷十七 說林訓

【原文】

以一世之度制治天下,譬猶客之乘舟,中流遺其劍,速契其舟桅,暮薄而求之,其不知物類亦甚矣!夫隨一隅之跡,而不知因天地以游,惑莫大焉。雖時有所合,然而不足貴也。譬若旱歲之土龍,疾疫之芻狗,是時為帝者也。曹氏之裂布,蛷者貴之,然非夏后氏之璜。無古無今,無始無終,未有天地而生天地,至深微廣大矣。足以蹍者淺矣,然待所不蹍而后行;智所知者褊矣,然待所不知而后明。游者以足蹶,以手柿,不得其數,愈蹶愈敗,及其能游者,非手足者矣。鳥飛反鄉,兔走歸窟,狐死首丘,寒將翔水,各哀其所生。毋貽盲者鏡,毋予躄者履,毋賞越人章甫,非其用也。椎固有,不能自椓,目見百步之外,不能自見其眥。狗彘不擇甂甌而食,偷肥其體而顧近其死;鳳皇高翔千仞之上,故莫之能致。月照天下,蝕于詹諸;騰蛇游霧,而殆于蝍蛆。烏力勝日,而服于鵻禮;能有修短也。莫壽于殤子,而彭祖為夭矣。短綆不可以汲深,器小不可以盛大,非其任也。怒出于不怒,為出于不為。視于無形,則得其所見矣;聽干無聲,則得其所聞矣。至味不慊,至言不文,至樂不笑,至音不叫,大匠不斵,大豆不具,大勇不斗,得道而德從之矣。譬若黃鐘之比宮,太簇之比商,無更調焉。以瓦鉒者全,以金鉒者跋,以玉鉒者發,是故所重者在外,則內為之掘。逐獸者目不見太山,嗜欲在外,則明所蔽矣。聽有音之音者聾,聽無音之音者聰;不聾不聰,與神明通。

卜者龜,筮者端策,以問于數,安所問之哉!舞者舉節,坐者不期而 皆如一,所極同也。日出旸谷,入于虞淵,莫知其動,須臾之間,俛人之頸。人莫欲學御龍,而皆欲學御馬,莫欲學治鬼,而皆欲學治人,急所用也。解門以為薪,塞井以為臼,人之從事,或時相似。

水火相憎,鏏在其間,五味以和。骨肉相,讒賊問之,而父子相危。夫所以養而害所養,譬猶削足以適履,殺頭而便冠。昌羊去蚤虱而來嶺窮,除小害而致大賊,欲小快而害大利。墻之壞也,不若無也,然逾屋之覆。壁瑗成器,礛諸之功;鏌邪斷割,砥礪之力。狡兔得而獵犬烹,高鳥盡而強藏。虻與驥,致千里而不飛,無糗糧之資而不饑。失火而遇雨,失火則不幸,遇雨則幸也,故禍中有福也。鬻棺者欲民之疾病也,畜粟者欲歲之荒饑也。水靜則平,平則清,清則見物之形弗能匿也,故可以為正。川竭而谷虛,丘夷而淵塞,唇竭而齒寒。河水之深,其壤在山。鉤之縞也,一端以為冠,一端以為 ,冠則戴致之,緯則履之。知己者不可誘以物,明于死生者不可卻以危,故善游者不可懼以涉。親莫親于骨肉,節族之屬連也,心失其制,乃反自害,況疏遠乎!圣人之于道,猶葵之與日也,雖不能與終始哉,其鄉之誠也。宮池涔則溢,旱則涸;江水之原,淵泉不能竭。蓋非撩,不能蔽日,輪非輻不能追疾,然而橑、輻未足恃也。金勝木者,非以一刃殘林也;土勝水者,非以一墣塞江也。

躄者見虎而不走,非勇,勢不便也。傾者易覆也,倚者易駙也,幾易助也,濕易雨也。設鼠者機動,釣魚者泛杭,任動者車鳴也。芻狗能工向個能行,蛇似麋蕪而不能芳。謂許由無德,烏獲無力,莫不丑于色,人莫不奮于其所不足。以免之走,使犬如馬,則逮日歸風;及其為馬,則又不能走矣。冬有雷電,夏有霜雪,然而寒暑之勢不易,小變不足以妨大節。黃帝生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蝸所以七十化也。終日之言必有圣之事,百發之中必有羿、逢蒙之巧,然而世不與也,其守節非也。牛蹄彘顱亦骨也,而世弗的,必問吉兇于龜者,以其歷歲久矣。近敖倉者不為之多飯,臨江、河者,不為之多飲,期滿腹而已。蘭芝以芳,未嘗見霜;鼓造辟兵,壽盡五月之望。舌之與齒,孰先礱也?錞之與刃,孰先弊也?繩之與矢,孰先直也?今鱔之與蛇,蠶之與蝎,狀相類而憎異。晉以垂棘之壁得虞、虢,驪戎以美女亡晉國。聾者不歌,無以自樂;高盲者不觀,無以接物。觀射者遺其 ,觀書者忘其,意有所在,則忘其所守。古之所為不可更,則推車至今無蟬匷。

使但吹竿,使氏厭竅,雖中節而不可聽,無其君形者也。與死者同病,難為良醫;與亡國同道,難與為謀。為客治飯而自藜藿,名尊于實也。狗之噬虎也,伏雞之搏貍也,恩之所加,不量其力。使景曲者,形也;使響濁者,聲也。情 泄者,中易測。華不時者,不可食也。

蹠越者或以舟,或以車,雖異路,所極一也。佳人不同體,美人不同面,而皆說于目。梨、橘、棗、栗不同味,而皆調于口。人有盜而富者,富者未必盜;有廉而貧者,貧者未必廉。蔐苗類絮而不可為絮,磨不類布,而可以為布。出林者不得直道,行險者不得履繩。羿之所以射遠中微者,非弓矢也;造父之所以追速致遠者,非轡銜也。海內其所出,故能大。輪復其所過,故能遠。羊肉不慕蟻,蟻慕于羊肉,羊肉膻也。醯酸不慕蚋,蚋慕于醯酸。嘗一臠肉而知一鑊之味,懸羽與炭而知燥濕之氣,以小見大,以近喻遠。十頃之波可以灌四十頃,而一頃之陂可以灌四頃,大小之衰然。明月之光可以遠望,而不可以細書;甚霧之朝可以細書,而不可以遠望尋常之外。畫者謹而失貌,射者儀小而遺大。治鼠而壞里閭,潰小皰而發痤疽,若珠之有類,玉之有瑕,置之而全,去之而虧。榛巢者處林茂,安也;窟者托埵防,便也。王子慶忌足躡麋鹿,手搏兕虎,置之冥室之中,不能搏龜鱉,勢不便也。湯放其主而有榮名,崔杼弒其君而被大謗,所為之則同,其所以為之則異。呂望使老者奮,項托使嬰兒矜,以類相慕。

使葉落者風搖之,使水濁者魚撓之;⒈膩砩,蝯狖之捷來乍。行一棋不足以見智,彈一弦不足以見悲。三寸之管而無當,天下弗能滿;十石而有塞,百斗而足矣。以篙測江,篙終而以水為測,惑矣。漁者走淵,木者走山,所急者存也。朝之市則走,夕過市則步,所求者亡也。豹裘而雜,不若狐裘之粹;白壁有考,不得為寶;言至純之難也。戰兵死之鬼憎神巫,盜賊之輩丑吠狗。無鄉之社易為黍肉,無國之稷易為求福。鱉無耳,而目不可以瞥,干明也。替無目,而耳不可以察,于聰也。遺腹子不思其父,無貌于心也;不夢見像,無形于目也。蝮蛇不可為足,虎豹不可使緣木。馬不食脂,桑扈不啄粟,非廉也。秦通崤塞,而魏筑城也。饑馬在廄,寂然無聲;投芻其旁,爭心乃生。引弓而射,非弦不能發矢,弦之為射,百分之一也。道德可常,權不可常,故遁關不可復,亡汗不可再。環可以喻員,不必以輪;條可以為繶,不必以紃。日月不并出,狐不二雄,神龍不匹,猛獸不群,鷙鳥不雙。循繩而斵則不過,懸衡而量則不差,植表而望則不惑。損年則嫌于弟,益年則疑于兄,不如循其理,若其當。人不見龍之飛,舉而能高者,風雨奉之。蠹眾則木折,隙大則墻壞。懸垂之類,有時而隧;枝格之屬,有時而弛。當凍而不死者,不失其適;當暑而不喝者,不亡其適;未嘗適,亡其適。

湯沐具而蟣虱相吊,大廈成而而燕雀相賀,憂樂別也。柳下惠見餡,曰可以養老;盜跖見飴,曰可以黏牡;見物同,而用之異。蠶食而不飲,二十二日而化;蟬飲而不食,三十日而脫;蚌游不食不飲,三日而死。人食署石而死,蠶食之而不饑;魚食巴寂而死,鼠食之而肥;類不可必推。瓦以火成,不可以得火;竹以水生,不可以得水。揚垛而欲弭塵,被裘而以翣翼,豈若適衣而已哉!槁竹有火,弗鉆不 ;土中有水,弗掘無泉。蛖象之病,人之寶也;人之病,將有誰寶之者乎?為酒人之利而不酤,則竭;為車人之利而不漱,則不達。握火提人,反先之熱。鄰之母死,往哭之,妻死而不泣,有所劫以然也。

西方之倮國,鳥獸弗辟,與為一也。一膊炭熯,掇之則爛指;萬石俱熯,去之十步而不死,同氣異積也。大勇小勇,有似于此。今有六尺之席,臥而越之,下材弗難;植而逾之,上材弗易;勢施異也。百梅足以為百人酸,一梅不足以為一人和。有以飯死者而禁天下之食,有以車為敗者而禁天下之乘,則悖矣。釣者靜之 者扣舟,罩者抑之;罣者舉之,為之異,得魚一也。見象牙乃知其大于牛,見虎尾乃知其大于貍,一節見而百節知也。小國不斗于大國之間,兩鹿不斗于伏兕之 。佐祭者得嘗,救斗者得傷。蔭不祥之木,為雷電所撲;蛑^冢,或謂隴;或謂笠,或謂簽。頭虱與空木之瑟,名同實異也。日月欲明而浮云蓋之,蘭芝欲修而秋風敗之。

虎有子,不能搏攫者,輒殺之,為墮武也。龜紐之璽,賢者以為佩;土壤布在田,能者以為富。予拯溺者金玉,不若尋常之纏索。視書,上有酒者,下必有肉,上有年者,下必有月,以類而取之。

蒙塵而瞇,固其理也;為其不出戶而堁之也。屠者羹藿,為車者步行,陶者用缺盆,匠人處狹廬,為者不必用,用者弗肯為。轂立,三十輻各盡其力,不得相害。使一輻獨入,眾輻皆棄,豈能致千里哉?夜行者掩目而前其手,涉水者解其馬載水舟,事有所宜,而有所不施。橘袖有鄉,雚葦有叢。獸同足者相從游,鳥同翼者相從翔。田中之潦,流入于海;附耳之言,聞于千里也。蘇秦步,曰何故,趍,曰何趍馳;有為則議,多事固苛。皮將弗睹,將何顧!畏首畏尾,身凡有幾!欲觀九州之上,足無千里之行;心無政教之原,而欲為萬民之上;則難。旳旳者獲,提提者射,故大白若辱,大德若不足。未嘗稼稿粟滿倉,未嘗桑蠶絲滿囊,得之不以道,用之必橫。海不受流胔,太山不上小人, 光不升俎,聊駁不入牲。

中夏用箑,快之,至冬而知去,褰衣涉水,至陵而不知下;未可以應變。有山無林,有谷無風,有石無金。滿堂之坐,視鉤各異,于環帶一也。獻公之賢,欺于驪姬;叔孫之智,欺于豎牛。故鄭詹入魯,《春秋》曰:“佞人來。佞人來。”君子有酒,鄙人鼓缶,雖不見好,亦不見丑。人便絲衣帛;或射之,則被鎧甲:為其所不便以得所便。輻之入轂,各值其鑿,不得相通,猶人臣各守其職,不得相干。當被甲而免射者,被而入水;嘗抱壺而渡水者,抱而蒙火,可謂不知類矣。

君子之居民上,若以腐索御奔馬,若跟薄冰,蛟在其下;若入林而遇虎。善用人者,若蚈之足,眾而不相害;若唇之與齒,堅柔相摩而不相敗。

清醠之美,始于耒耜;黼黼之美,在于杼軸。布之新不如紵紵之獘不如布,或善為新,或惡為故。在頰則好,在顙則丑。繡以為裳則宜;以為冠則譏。馬齒非牛蹄,檀根非椅枝,故見其一本而萬物知。石生而堅,蘭生而芳,少自其質,長而愈明。扶之與提,謝之與讓,故之與先,諾之與已也,之與矣相去千里。污準而粉其顙;腐鼠在壇,燒薰于宮,入水而憎濡,懷臭而求芳;雖善者弗能為工。再生者不獲,華大旱者不胥時落。毋曰不幸,甑終不墮井。簪招,有何為驚!使人無度河,可;中河使無度,不可。見虎一文,不知其武;見驥一,不知善走。水蠆為蟌孓孓為 ,兔嚙為螚。物之所為,出于不意,弗知者驚,知者不怪。銅英青,金英黃,玉英白,磨燭確,膏燭澤也,以微知明,以外知內。象肉之味不知于口,鬼神之貌不著于目,捕景之說不形于心。冬冰可折,夏木可結,時難得而易失。木方茂盛,終日采而不知;秋風下霜,一夕而殫。病熱而強之餐,救喝而飲之寒,救經而引其索,拯溺而授之石,欲救之,反為惡。雖欲謹亡馬,不發戶磷;雖欲豫就酒,不懷蓐。孟責探鼠,鼠無時死,必噬其指,失其勢也。

山云蒸,柱礎潤;伏苓掘,兔絲死。一家失熛,百家皆燒;夫陰謀,百姓暴骸。粟得水濕而熱,顫得火而液,水中有火,火中有水。疾雷破石,陰陽相薄。湯沐之于河,有益不多。流潦注海,雖不能益,猶愈于已。一目之羅,不可以得鳥;無餌之釣,不可以得魚;遇士無禮,不可以得賢。兔絲無根而生,蛇無足而行,魚無耳而聽,蟬無口而鳴,有然之者也。鶴壽千歲,以極其游;蜉蝣朝生而暮死,而盡其樂。紂醢梅伯,文王與諸侯構之;桀辜諫者,湯使人哭之?耨R不觸木,猘狗不自投于河,雖聾蟲而不自陷,又況人乎!熊而食之鹽,獺而飲之酒,雖欲養之,非其道。心所說,毀舟為杕;心所欲,毀鐘為鐸。管子以小辱成大榮,蘇秦以百誕成一誠。質的張而弓矢集,林木茂而斧斤入,非或召之,形勢所致者也。待利而后拯溺人,亦必利溺人矣。舟能沉能浮,愚者不加足。騏驥驅之不進,引之不止,人君不以取道里。刺我行者,欲與我交;訾我貨者,欲與我市。以水和水不可食,一弦之瑟不可聽。駿馬以抑死,直士以正窮,賢者擯于朝,美女擯于宮。行者思于道,而居者夢于;慈母吟于巷,適子懷于荊。赤肉懸則烏鵲集,鷹隼鷙則眾鳥散,物之散聚,交感以然。食其食者不毀其器,食其實者不折其枝。塞其源者竭,背其本者枯。交畫不暢,連環不解,其解之不以解。臨河而羨魚,不如歸家織網。明月之珠,蛖之病而我之利;虎爪象牙,禽獸之利而我之害。易道良馬,使人欲馳;飲酒而樂,使人欲歌。是而行之,故謂之斷;非而行之,必謂之亂。矢疾,不過二里也,步之遲,百舍不休,千里可致。

圣人處于陰,眾人處于陽;圣人行于水,眾人行于霜。異音者不可聽以一律,異形者不可合于一體。農夫勞而君子養焉,愚者言而智者擇焉。舍茂林而集干枯,不弋鵲而弋烏,難與有圖。寅丘無壑,泉原不溥;尋常之壑,灌千頃之澤。見之明白,處之如玉石;見之暗晦,必留其謀。以天下之大,托于一人之才,譬若懸千 鉤之重于木之一技。負子而登墻,謂之不祥,為其一人隕而兩人傷。善舉事者,若乘舟而悲歌,一人唱而千人和。不能耕而欲黍粱,不能織而喜采裳,無事而求其功,難矣。有榮華者必有憔悴,有羅紈者必有麻蒯。鳥有沸波者,河伯為之不潮,畏其誠也。故一夫出死,千乘不輕。蝮蛇螫人,傅以和堇財愈,物故有重而害反為利者。圣人之處亂世,若夏暴而待暮,桑榆之間,逾易忍也。水雖平,必有波;衡雖正,必有差;尺寸雖齊,必有詭。非規矩不能定方圓,非準繩不能正曲直,用規矩準繩者,亦有規矩準繩焉。舟覆乃見善游,馬奔乃見良御。嚼而無味者弗能內于喉,視而無形者不 能思于心。兕虎在于后,隨侯之珠在于前,弗及掇者,先避患而后就利。逐鹿者不顧兔,決于金之貨者不爭銑兩之價。弓先調而后求勁,馬先馴而后求良,人先信而后求能。陶人棄索,車人掇之;屠者棄銷,而鍛者拾之;所緩急異也。百星之明不如一月之光,十牖之開,不如一戶之明。矢之于十步貫兄甲,及其極,不能入魯編。太山之高,背而弗見;秋豪之末,視之可察。山生金,反自刻;木生蠹,反自食;人生事,反自賊。巧冶不能鑄木,工巧不能斵金者,形然也。白玉不琢,美珠不文,質有余也。故跬步不休,跛鱉千里;累積不輟,可成丘阜。城成于上,木直于下,非有事焉,所緣使然。

凡用人之道,若以燧取火,疏之則弗得,數之則弗中,正在疏數之間。從朝視夕者移,從在準直者虧;圣入之偶物也,若以鏡視形,曲得其情。楊子見逵路而哭之,為其可以南可以北;墨子見練絲而泣之,為其可以黃可以黑。趍舍之相合,猶金石之一調,相去千歲,合一音也。鳥不干防者,雖近旨射;其當道,雖遠旨釋。酤酒而酸,買肉而臭,然酤酒買肉不離屠沽之家,故求物必于近之者。以詐應詐,以譎應譎,若披蓑而救火,毀讀而止水,乃愈益多。西施、嬙,狀貌不可同,世稱其好,美鈞也。堯、舜、禹、湯,法籍殊類,得民心一也。圣人者,隨時而舉事,因資而立功,涔 則具擺對,早則修土龍。臨淄之女,織紈而思行者,為之悖戾。室有美貌,繒為之纂繹;沼鹬,不入鄙人之耳;抮和切適,舉坐而善。過府而負手者,希不有盜心;故侮人之鬼者,過社而搖其枝。晉陽處父伐楚以救江,故解捽者不在于捌格,在于批伔。木大者根攫,山高者基扶,蹠巨者志遠,體大者節疏?裾邆,莫之怨也;嬰兒署老,莫之疾也,賊心 。尾生之信,不如隨牛之誕,而又況一不信者乎!憂父之疾者子,治之者醫,進獻者祝,治祭者庖。

【譯文】

用某個朝代的制度來治理多變的社會,這就好像外鄉人乘船,船至江中,這位外鄉人的劍掉入水中,他就趕快在劍掉落下的船舷部位刻上記號,等傍晚船靠岸后他就在所刻的記號處下水去找劍,這實際上反映了此人不懂事物已變化很多了。只知道在掉劍的船舷旁打轉,而不知道因順自然遨游,沒有比這更糊涂的了,雖然有時偶然間有所合,但這種“合”不值得珍貴。就好像大旱之年求雨用的土龍,求神保佑疾病痊愈用的芻狗,只是暫時地在祭祀中起主宰作用。也就好像小孩用過的尿布,只有患蝫蛷瘡的人視為寶貝,但是它終究不是夏后氏的玉璜。沒有古今,也沒有始終,天地未分時的混沌狀態能夠產生天地,這就是最深奧又微妙且廣大的道。人走路時跨出的每一步都是有限的,但就是不停地跨步踩踏未曾踩踏過的地方才能走向遠方;同樣,人的智慧每次能掌握的事理也是有限的,但就是不斷地認識未曾認識過的事理才能越變越聰明。初學游泳的人用腳亂撲騰、用手亂抓挖,沒有掌握游泳的技藝,越撲騰、亂抓挖,越往下沉;而當人一旦掌握了游泳的技藝,就用不了手腳如此慌亂了。鳥兒飛翔再遠再高,也總得返回鳥巢;兔子跑得再快再遠,也總得返回洞;狐貍死時,頭總朝著巢;寒將水鳥總貼著水面飛翔,它們各自依戀著自己生存的環境。不要給盲人送鏡子,不要送鞋給跛子,不要送帽子給越國人,這是因為這些物件對他們來說是無用的。木椎本來安著木,但它不能自我敲擊;眼睛能看到百步開外,但看不到自己的眼眶。豬狗不管這裝食物的器具是什么,它們只顧進食,茍且貪生吃肥了自己,但這樣反而是接近了死亡;鳳凰高飛在千仞的高空,不隨便棲息進食,所以也沒什么人能誘它上鉤自投羅網。月亮能夠照亮天下,卻被蟾蜍所侵蝕;騰蛇能夠騰云駕霧,卻被蝍蛆所制服;烏鴉經得起太陽的灼熱,卻對付不了?禮鳥:這說明它們各自的能耐有長有短。如果認為沒有比夭折歸天更長壽的了,那么彭祖活八百歲也算是短命的。短繩的汲水器不能汲取深井的水,容量小的器皿裝不下大的東西,這是因為它們勝任不了。憤怒出自不怒之時,有為出于沒有作為之前。能看清無形,那么就能看清所有物體;能聽見無聲之聲,那么天下就沒有什么不能聽到的了。最鮮美的味道嘗著沒有快感,最高深的語辭不講究文飾,最大的快樂是無笑意,最高的聲音不呼叫;最高明的工匠無須砍削,最高明的廚師無須陳列食具,最勇敢的人不以打斗取勝。這些均是掌握了“道”,“德”也就隨著而來了,就像黃鐘配宮音、大蔟配商音,不可更改這聲音的調配。用瓦器作賭注的人心定不慌,以黃金作賭注的人則心神不安,將美玉作賭注的人就內心焦慮。這是因為過于看重這些黃金和美玉這樣的外物,導致內心世界的心智變得笨拙起來。這就好像追逐野獸獵物時,眼睛和心志一直盯著這獵物,導致連泰山都看不見了,眼睛被外物所蒙蔽了。聽有聲之聲會耳聾,聽無聲之聲會耳靈;而“道”要求是不聾不聰,這樣才能和“神明”相通。

占卜者拿著龜殼,占筮者拿著蓍草,而要詢問占卜的方術,這哪里是他們該問的呢!跳舞者合著節拍起舞,在座觀賞的人不約而同地鼓起了掌,這是因為兩者欣賞的觀念相同、節拍一致的緣故。太陽從旸谷升起,到虞淵落下,沒有人知道它是怎么運行的,片刻之間就偏西了,人只須反轉頭頸就能看到。人都不想學駕龍技術,而想學御馬技術;都不想學習治理鬼的本領,而想學治理社會的本事,因為御馬駕車、治人管理社會是急需的事。將門板卸下劈了當柴燒,將水井堵塞作碓臼,人們有時做的蠢事就像這樣。

水火不相容,但是裝有水和食物的小鼎鍋放在火上卻能煮成五味俱全的美食;骨肉親情,但被讒賊小人從中挑撥,父子都有可能互相危害。為貪養生之物而傷害生命,這就好像削足適履,又好像削尖腦袋去帶小帽子。菖蒲能除掉跳蚤和虱子,但卻又招來蚰蜒害人,這真是除去小的害蟲卻招來大的害人蟲,貪圖小的快活而傷害大的利益。墻壁毀壞倒不如沒有墻壁來得好,但總比房屋倒塌好得多。璧瑗能成為玉器,是?諸的功勞;莫邪寶劍削鐵如泥,是砥礪的力量。狡兔捕捉到手,獵犬就被烹煮;飛鳥射殺了,這強弓就被收藏起來了。虻蠅叮咬在馬身上,隨馬奔馳而不用飛動,沒有干糧供應也不挨餓。失火正好碰上下雨,失火是件不幸的事,但遇上了下雨卻又是件幸事,所以說禍中有福。賣棺材的老板希望大家都得不治之癥,囤積糧食的商希望鬧饑荒。水靜止就平正,平靜就清澈,清澈就能映出物形,使它不能藏匿,所以靜水可以作為鏡子來幫助整飭衣冠。川澗枯竭則溪谷空虛無水,山丘夷平則深淵填塞,嘴唇翻裂則牙齒受寒;河之所以深,是水沖刷山崖泥土形成的。將一塊白絹分成兩半,一半做成帽子,一半縫成襪子,帽子戴在頭上,襪子卻被踩在腳下。有自知之明的人是不能拿物質來誘惑他的,明白生死由命這個道理的人是不能用危難來脅迫他的,所以會游泳的人是不可以用涉水渡河來嚇唬他的。親密關系莫過于骨肉相連,全身的關節筋絡將它們緊緊相連;但如果心臟失去對人體的控制,人體的各個器官就會互相殘害,更何況關系本身就疏遠的事物呢?圣人對于“道”,就好像葵花向太陽,雖然不能和太陽同始共終,但朝向仰慕太陽的心情是真誠的。辟挖出來的水池,久雨積水就會漫溢,天旱就會干涸,而有源頭的長江之水,卻像深泉那樣不會枯竭。傘蓋離開蓋架的支撐便不能張開遮陽;車輪沒有輻條便不能飛快奔馳。但是光靠蓋架和輻條又是不行的。說金能克木,并不是說一刀就能砍倒樹木;說土能克水,并不是說一塊土就能堵塞長江。

跛子看到老虎不逃跑,不是他勇敢,而是他的腿腳不方便。傾斜的東西容易傾覆,斜靠的東西容易推倒,饑餓者容易得到幫助,空氣潮濕容易成雨。捕捉老鼠靠機關發動,釣魚則要看浮子的飄動,車輪轉動則車子發出聲響。芻狗能像狗一樣站立但不能行走,蛇草外表像蘼蕪但沒有芳香。如果誰說許由缺德,說烏獲不是大力士,那么他們必定臉色難看不高興,人沒有不竭力來彌補自己不足的。按兔子奔跑的速度,如果讓它長得像馬那樣大,這奔跑的速度一定能追上太陽、趕上風;但兔子真的變成馬,就說不定奔跑的速度還不及兔子。冬天有時會打雷閃電,夏天有時會降霜下雪,但這種偶然現象無法改變冬寒夏暑的基本規律,這說明小的變化不足以妨害大的常規法則。黃帝化生陰陽兩氣,上駢造出耳目,桑林造出手臂,女媧所以能化生七十變而造出人類,靠的是眾神的幫助。從早說到晚,一定能說出通達圣明的話;上百次的射中目標,這其中必定有像羿和逢蒙那樣的射箭技巧。盡管如此,世人并不認為他們就是圣者和神射手,因為他們并沒有掌握真正的法度、技巧。牛的蹄子和豬的頭顱也是骨頭,但世人就是不用它們來灼燒占卜,而一定要用龜甲來占卜兇吉,這是因為龜的年歲經歷久遠的緣故。住在敖倉附近的人并不因為靠近糧倉而飯量特大,生活在江河邊的人也不因為靠近河邊而多飲水,他們只求吃飽喝足就行了。蘭草、白芷因為芳香,所以不到下霜的季節就被人摘掉了;世人有五月望作梟羹以避兇,所以梟鳥也就活不過五月五日。舌頭和牙齒,哪個先磨損?刀癡和刀鋒,哪個先破損?繳繩和箭枝,哪個先折斷?鱔和蛇,蠶和蛾,形狀相似,但人們對它們的一一憎,態度各異。晉國用垂棘之璧作誘餌而奪得了虞、虢兩國,驪戎用美女嫁給晉獻公而使晉國滅亡。聾子不能唱歌,因此沒法享受這其中的樂趣;盲人因為眼瞎,所以無法看到外物。觀看別人射箭的人忘記了自己所做的事,看書入迷者遺忘了自己的好。思想集中在某個地方,就會忘記自己所應持守的東西。假如古代所做的一切不可更改,那么原始的椎輪車就可能一直使用到現在,也不可能有大輅車的出現。

讓倡優吹竽,卻叫樂工給他按發音孔,雖然能合節奏音調,但奏出的音調不好聽,這是因為兩人共奏一只樂器使之失去了主宰。和死者患同一種病的醫生是難以成為良醫的,與滅亡的國家采用相同的治國之道是難以再產生新的治國方針的。給客人準備飯菜而自己卻吃野菜,這種人是將名聲看得比實際更重要。哺時期的母狗敢咬老虎,孵化小雞的母雞敢與貍貓斗,這是因為它們將一切都傾注在幼畜身上,而不考慮自己的力量能否斗得過老虎和貍貓。使影子彎曲的是彎曲的物體,讓回音濁重的是濁重的聲音。真情外露的人,他的內心世界容易測度;開花結果不合時宜的果實不可食用。

到越國去的人,有的乘船、有的坐車,雖然交通工具和路線都不同,但是所要達到的目的地是一樣的。佳人體態各異,美女臉蛋各不相同,但都招人喜歡。梨、橘、棗、栗味道各異,但是人們都喜歡吃。有人是靠偷盜發財的,但發財的人并不一定是盜賊;有因為廉潔而清貧的,但清貧的人并不一定是廉潔的。蘆荻花像棉花絮,但是不可以將它當棉花絮來使用;粗麻不是布,但是可以用它來織成布。要穿出林子的人不可能走直道,在險要地方行走的人不可能走直線。羿之所以射中遠距離的細微目標,不只是憑著弓箭;造父之所以駕車跑得又快又遠,不只是靠韁繩和馬嚼子。大海能容納百川,所以是浩瀚無邊;車輪能周而復始地不停轉動,所以能走得遠。羊肉并沒有引誘螞蟻,是螞蟻找上了羊肉,因為羊肉有膻味;酸醋并沒有招惹蚊蚋,是蚊蚋叮上了酸醋,因為醋有酸味。嘗一小塊肉,便能知道一鼎鍋的肉味;懸掛羽和木炭能知道空氣的濕度,這是從小可以見大,由近可以知遠。十頃大的池塘可以澆灌四十頃的農田,但一頃的池塘就不夠灌溉四頃農田,這是因為有大小的差別。明亮的月光,可以用它看到遠處的物體,但不可以靠月光來寫蠅頭小字;大霧迷漫的早晨,可以看清蠅頭小字,但卻看不清幾米以外的物體。繪畫者如果只注意到畫好發這樣的細節,就不可能畫好人物的全貌;射箭者瞄準有微小的偏差,就會帶來很大的差錯。為了捉老鼠挖開鼠而破壞了宅院,為了挑破叮皰而引發毒瘡,這就好像珍珠上有疵點、玉石上有斑點,這疵瑕斑點不去雕掉,珠玉也就完整無損,如一去掉這些疵瑕斑點,這珠玉也就會弄殘缺了。在樹木叢生的森林里筑巢的鳥兒,將巢筑在樹林茂密的深處,因為那里安全。挖洞的小獸將洞建在堤防的高處,因為那里方便。王子慶忌雙腳能追上麋鹿,雙手能搏殺犀牛和老虎,但如果將他關在黑暗的空房間里,恐怕就連龜鱉都捉不住,這是因為環境地勢不方便他捉拿龜鱉。商湯放逐夏桀而獲得美名,而崔杼卻因殺死齊莊公而受到他人的譴責,他們所做的事均為臣犯君主,但冒犯君主的原因卻不一樣。呂望到晚年才大有作為,這樣使得老年人也為之振奮;項托小時就難倒孔子而為孔子之師,這樣使得少年們也為之驕傲:這都是因為同類互相仰慕的緣故。

使樹葉飄落的是風在吹動,使水渾濁的是魚在攪撓;⒈蜷L著美麗的皮而招致捕殺,猿猴因動作敏捷而遭到刺傷。走一步棋不足以顯示智慧,彈撥一下琴弦不足以表達悲哀。三寸長的竹管如果沒有底,那么天下再多的糧食也無法填滿它;十石大的容器如果有底,那么一百斗糧食就可以盛滿它。用竹篙來測量江水的深度,如果竹篙沒了頂就以為篙長等于水深,那就糊涂了。漁夫在河邊奔走,樵夫在山里兜轉,因為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在那里。早上趕集的人走得飛快,傍晚到集市的人則踱著方步,這是因為此時他要購買的貨物集市上已沒有了。色駁雜的豹皮大衣不若色純一的狐裘大衣;白璧有了污點裂縫,就不能變寶貝了:這是說絕對純粹是困難的。死于戰爭的人的鬼魂是討厭神巫的,偷盜之徒是討厭吠叫的狗的。沒有主的社神,隨便弄些黍肉就可祭祀它;亡了國的谷神,容易向它祈求降福。鱉沒有耳朵,但眼睛卻蒙蔽不了,因為它沒有了聽覺,這視覺就變得特別靈敏;盲人沒有了眼睛,但耳朵卻無法閉塞,因為他失去了視覺,這聽覺就變得特別靈敏。遺腹子不思念他的父親,因為他心里原本就沒有父親的印象;他連做夢都不會夢見到父親的形容,因為他從來就沒見過父親是什么樣的。蝮蛇不可以給它們添上腳,虎豹不可以讓它們爬上樹。馬不吃油脂類的食物而只吃草料;桑扈鳥不啄食粟粒而吃油脂類的東西,它們不吃什么東西,并不表示它們廉潔。秦國修通崤山要塞,魏國便筑起城墻加以防范。餓馬呆在馬廄里安靜無聲,而一旦有草料出現在它們身旁,互相間的爭奪就發生了。拉弓射箭,沒有什么弦箭射不出去;但弦箭的長度與射程相比,不到百分之一。道和德是可以永恒不變的,但是權變就不能永遠不變。所以從關卡處偷渡出去的,就再也難以重新來一次;越獄逃跑不可能會有第二次成功。圓環可以用來比喻圓形,就用不著用車輪來比喻圓形了;絳帶可以用來作飾鞋的絲帶,就用不著用眐帶了。太陽月亮不可能同時出現,一雌狐不能配兩只雄狐,神龍沒有配偶,猛獸不會群聚,猛禽不會成雙。照著墨繩彈出的墨線砍削就不會出差錯,用秤來稱量計算就沒有誤差,立圭表來觀測就不會迷惑。少報年齡就和弟弟相混淆,多報年歲就和哥哥難分清,不如老老實實遵循事理,順隨真情行事。人看不見龍之飛舉而能將龍高高托起的,是風雨的幫助。蠹蟲多了木頭就會折斷,縫隙大了墻就會倒塌。懸掛下垂的物體,時間長了就會墜落,長得長長的枝條一類的東西,時間長了也會脫落。在冰天雪地里凍不死的人,有著他的適應能力;在酷暑高溫下不中暑的人,有著他的適應能力。從來沒有不適應的,也就不知道什么叫適應。

洗頭的熱水準備停當,頭上的蟣子虱子就會互相吊唁;大廈落成,燕雀就會互相慶賀可以筑巢了,這憂樂各不相同。柳下惠見到飴糖說:“可以用它來贍養老人。”而盜跖見了則會說:“用它可以來粘鎖簧。”看到的物件相同,但所得出的觀念卻不一樣。蠶只吃桑葉而不喝水,經二十一天后化為蛾子;蟬喝露水而不吃食物,經三十天后蛻化;蜉蝣既不吃也不喝,只三天就會去。人吃礜石會被毒死,而蠶吃了卻不會饑餓;魚食巴豆會死,而老鼠吃了巴豆卻會長胖。事物的道理和緣由不一定弄得清,所以也無法以類相推。瓦是經過火燒后形成的,但直接用火干燒這瓦就會破裂;竹子是靠水生長的,但將竹浸泡在水中這竹子就會死掉。以揚起塵埃來消除塵埃,穿著皮衣卻又用扇子來散熱,哪里比得上根據不同季節穿合適的衣裳?枯竹能起火,但不鉆就不會出火燃燒;地下有水,但不挖掘就不會出泉水。給蚌蛤、大象帶來災難的是珍珠象牙,而這正是人類的寶物;而人的病痛、災難又有誰當寶貝呢?為了不讓賣酒者獲得更多的利就不去買酒,那就只好干渴著;為了不讓駕車者獲得更多的利就不去租車,那就不能到達遠處目的地;手握火把去擲擊人家,自己反倒燒傷。鄰居家的母親死了倒前去哭吊,而自己的妻子死了卻不掉淚,那是在一種怕被人說成溺于色的脅迫下的表現。

西方的國,鳥獸也不回避人群,那是因為人和它們混和為一,習相似。一根燃燒著的炭,用手去拿,就會燙傷手指;一萬石的炭放在一起燃燒,離它十步之外就燒不傷人,這是因為同是熱氣而聚散方式不同。大的勇氣和小的勇氣的情況與這種情況相似,F在有六尺寬的席子,平鋪在地上,一般的人越過它并不困難;但如果將席子豎立起來,就是彈跳力出眾的人要跨越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是因為席子擺放的態勢不一樣。百顆梅子足以調配一百人食用的酸汁,而一顆梅子就不足以調配一個人所需的食用酸汁。如果因有人吃飯給噎著而禁止天下所有人吃飯,如果因有人坐車出車禍而禁止天下所有人乘車子,那就顯得十分荒唐了。釣魚的靜靜地等待魚兒咬鉤,水中積柴捕魚的扣舟驚魚,用魚罩的下罩捉魚,用罾具的舉罾得魚:方法各異,但能捕獲魚則是一致的?吹较笱辣隳苤老蟊扰R,看到老虎的尾巴就能知道老虎比貍貓大,掌握了部分,整體也就能推斷出來。兩小國不在大國面前爭斗,兩只鹿不在臥伏的犀牛旁爭斗。幫助祭祀的人得以嘗新,制止打斗的人卻受了傷。在不吉祥的樹蔭下躲雨,會被雷電所擊。有叫“冢”的,有稱“隴”的,有叫“笠”的,有稱“簦”的,名稱不同但實物一樣。頭上“虱子”的“虱”和空心木做的“琴瑟”的“瑟”,二字讀音相同,但所指的物體卻不同?傁胩栐铝劣肋h光明,但浮云就是遮蓋它們的光;總希望蘭芝四季生長,但秋風就是使它們枯萎。

老虎產下的虎子,如果不會搏擊獵物,老虎就會將它們吃掉,因為這樣傳代下去會將虎的威武喪失殆盡。裝飾著龜鈕的印章,賢者將它當作飾物來佩戴;土壤分散在田里,能干的人靠它致富。丟給溺水者黃金美玉,不如拋給他一段救命的繩索?磿鴷r,看到前有一個“酒”字,就知下面必有一個“肉”字;看到前有一個“年”字,就知下面必有一個“月”字:這是根據它們的類別而推知的。

蒙上灰塵就會瞇起眼睛,這是理所當然的;但說他不出門就被塵土蒙瞇了眼睛,這就不合情理了。屠戶殺豬宰羊卻吃的豆葉羹,制造車輛的人卻用腳步行,燒制陶器的人卻用的缺口盆子,蓋房造屋的人卻住在狹窄簡陋的小屋里:這些制造某物的人不一定自己使用,而使用這些物件的人又不從事這類工作。車轂設置三十根輻條,各盡自己的力量,互不妨害;如果讓一根輻條聯接車轂,其余二十九根輻條都不用,這車哪能行走達到千里之外?黑夜走路的人,眼睛就像被東西蒙住,只好伸手摸索著走;渡江涉水的人只得將原來騎的馬裝載到船上去:事物總有它適用的范圍,也有它不適用的范圍。橘子和柚子都有自己的產地,荻草和蘆葦各有自己的叢生處,獸類腳爪相同的在一起從游,鳥類翅翼相同的在一起翱翔。田地里的積水最終流入大海;貼在耳邊講的悄悄話最終會傳到千里之外。像蘇秦這樣有爭議的人物,他走得慢些,人家就會問:“為什么走得這么慢?”他走得快了,人家也會問:“為什么跑得這么快?”這說明有所為人家就要說三道四,好多事就會被別人吹求疵。皮都要磨得差不多了,到哪里還能看到!畏首畏尾,那么身上還有多少是不怕的呢?要想視察九州大地,但雙腳又不作千里跋涉;內心沒有治政教化的想法,卻想身居萬民之上,那就難了。明眼看得見的東西容易抓獲,暴露明顯的目標容易射中,所以最潔白的東西容易污染,德行最高的人總像空虛不足。未經過辛勤耕種就糧食滿倉,未經過采桑養蠶就蠶絲滿袋;東西來得不是正道,用起來也必定揮霍無度。大海不接納漂浮的腐肉,泰山不容許小人攀登,膀胱不能上俎案,雜色斑駁的馬不能作犧牲。

盛夏季節使用扇子很涼快,但到了寒冬還不曉得放下扇子;提著衣裳趟水過河,但上了岸還不知道放下:這樣的人就顯得相當呆板而不能適應變化著的形勢。有的山沒有樹林,有的山谷沒有風,有的礦石不含金屬。滿堂坐客,看看他們的衣帶鉤各不相同,但都用來環扣衣帶卻是一致的。晉獻公本來是很賢明的,可是后來被驪姬所蒙欺;叔孫如此聰明,卻被豎牛耍弄,竟連自己的命也不保,所以鄭國的鄭詹來到了魯國,《春秋》就記載了“佞人來了,佞人來了”。君子飲酒表示歡樂,鄙陋的人敲擊瓦缶表示歡樂,這雖然不見得好,但也不見得丑。人生以穿絲帛來得舒適方便;但當有人用箭射他時,就以穿上鎧甲為好了,這穿上鎧甲盡管不輕便舒適,但卻能換得防身保命的安全和方便。車輻條插入車轂,各自正對著相應的孔鑿口,互相不干擾,這就像臣子各守本職,不得互相干犯一樣。曾經因穿著鎧甲而免遭箭傷,現在還以為穿著鎧甲能到水中去游泳;曾經因有大瓠而得以渡過江,現在還以為抱著大瓠能擋著火:這些人真是叫不懂事物的類別的不同!

君臣處在民眾之上,這就像用腐爛的草繩駕御奔馳的馬;也就好像踩在薄冰之上,下面有蛟龍等著;也好像進入森林遇到哺的母虎。善于用人者,就像盚蟲之百腳,多而不會互相傷害;又好像嘴唇和牙齒,盡管柔軟和堅硬經常摩擦,但并不互相傷害。清醇的美酒,是來自于耕種后獲得的谷物;艷麗華美的衣裳,是來自于紡織織布。新的布帛不如盝麻織的夏布;而盝麻織的夏布破敗之后又不如新的布帛。這正是有的東西新的好,有的東西舊的好。酒窩兒長在面頰上很好看,但如果長到額頭上那就丑陋不堪了;刺繡的絲織品用來做衣裳很合適,但用它來做帽子就要遭人譏笑了。馬的牙齒不是牛蹄,檀樹根不是椅枝條。所以看到事物的本源,這各種事物也就能分別看清。石頭生來就堅硬,蘭草生來就芳香,從幼小時就具備了美好的素質,長成后就越發鮮亮。扶持和擲擊,道歉和責備,得到和失去,許諾和拒請,相差十萬八千里。弄臟了鼻子而粉飾了額頭;死老鼠在庭院的臺階上,卻在室內薰香以驅惡臭;要入水中,卻又怕沾濕衣服;揣著臭物,卻去尋找芳草:這些即使是有能耐的人也無法做到的。重新發芽生長的禾苗是不會有收獲的;花開得太早就不會按季節凋謝。不要說不走運,甑終究不會掉到水井里。下簪子時會摩出火花來,這沒有什么可驚奇的。讓人不要渡江是可以的,也是可能的;但已經航行到江中卻要人家不渡江,這是不可以的,也是不可能的。只見虎皮上的一點斑紋是不會知道老虎的威武的;只看到騏驥身上的一根,是不會知道它善跑的。水蠆變成蜻蜓,孑孓變成蚊子,兔嚙變成虻蟲。事物的變化出人意料,不理解的人驚奇,了解的人就不會感到奇怪了。銅的光澤呈青色,金的光澤呈黃色,玉的光澤呈白色;麻桿火光昏暗,油脂燈光明亮。由微暗襯托明亮,由外表了解內質。象肉的味道,誰也沒有嘗過;鬼神的模樣,誰也沒有親眼見過;對鬼神的捕風捉影的講法,是不可能在內心留下深刻印象的。冬天的堅冰會消融,夏天的樹木會衰敗,時機難以掌握而容易失去。樹木正茂盛時,即使整天采伐也不顯衰敗凋敝;而秋風一刮,寒霜一打,一夜間樹葉都落光;紓Y的人被強迫進食,搶救中暑者卻讓他飲冷水,搭救自縊者時卻又遞給他繩索,拯救溺水者時卻遞給他石頭,這本身想救助他人,但卻反而害了他。即使要謹慎,丟失馬后也不必非得拆掉門檻來尋找;即使要預防,喝酒時也不必一定要抱著席子,以防醉倒時可以躺下。勇士孟賁用手掏鼠洞,老鼠雖然會隨時被抓獲,但也必定會咬傷勇士的手指,因為伸入鼠捉老鼠,使勇士本身的優勢無法發揮出來。

山中云霧蒸騰,柱子石墩濕潤;伏苓被挖掘,兔絲草則枯死。一家失火,百家被燒;進讒者玩弄陰謀,百姓就暴荒野。粟被水浸泡就會發熱,甑在灶鍋上受火燒煮就會冒汽滴水,水能生熱,火能生水氣。迅雷能劈開石頭,這是陰陽二氣相交的自然現象。洗澡水倒入河中,會增加河水,但相當有限;雨水和積水注入大海,雖然無法使海水水位升高,但還是改變了原來的狀態。一個網眼的羅網是不可能捕到鳥兒的;沒有魚餌的垂釣是難以釣到魚的;對待士人無禮是不能得到賢才的。兔絲草無根而能生長,蛇無腳卻能爬行,魚沒有耳朵卻能聽到聲音,蟬不長嘴而能鳴叫,這些都有著它們的一定合理和原由。仙鶴壽長千年,因此能游遍天下;蜉蝣雖朝生暮死,卻也能享盡生命樂趣。紂王把梅伯剁成肉醬,周文王就和諸侯計劃要推翻紂王統治;桀肢裂勸諫的忠臣,商湯就派人去吊唁?癖嫉鸟R不會撞到樹上去,瘋狗不會自己跑入河里去,即使是最沒有理的獸類都不會自取滅亡的,更何況人呢?喜歡大熊卻喂它吃鹽,熱水獺卻讓它喝酒,這真是想要飼養它們,但卻違背事理。心里喜歡就會毀掉船來做船舵;內心想要就會不惜毀熔大鐘鑄鈴鐸。管子是忍受了無數次小的恥辱才得以成就大榮耀的;蘇秦是說了無數次的謊話才實現“合縱”想法的。箭靶一張開就招來箭矢射聚,樹木一茂盛就招人砍伐,這并不是它們想召引人們,而是客觀形勢所致。等到得到好處以后才去救溺水者,那么時間一長,也必定有人以借溺水者而謀利。一艘破損易沉的船只,就是連愚蠢者都不會去乘坐;一只趕它不前進、勒它不停止的千里馬,那么君王是不會用它來趕路的。諷刺我的品行的人,是想和我交往的;貶低我的貨物的人,是想和我做生意的。用白開水摻和白開水,是清淡無味沒什么好吃的;單根弦的琴瑟是彈不出好聽的曲子來的。駿馬因為受遏抑而死去,鯁直之士因為正直而受困窘;賢能的人被排擠在朝廷之外,美女則在宮內被冷落。遠行的人在旅途思念家人,家人則在睡夢中和遠行者相會;慈母在北國燕地嘆息,親生兒子則在南方楚地懷念母親。新鮮的肉懸掛起來,烏鴉喜鵲就會紛紛飛來啄食;而老鷹鷂子搏擊食物,眾鳥就會四處逃散。物類的聚散,是互相感應造成的。吃他的食物不會搗毀盛放食物的器皿,吃樹上結的果實不會折斷樹枝;堵塞源頭水流就會枯竭,損壞樹枝樹木就會枯死。錯綜交叉的線條不流暢,連環相套的環子不易解,解開它的方法是不解。臨河羨魚,不如回家織網以便打魚。明月之珠是蚌蛤的病害,卻是我們的寶貝利益;虎爪象牙是禽獸的利器,卻是我們的禍害。平坦的道路,優良的駿馬,使得人想騎馬快鞭奔馳;喝酒喝得痛快時,使人禁不住引吭高歌。認為是正確的就去做,所以這叫“決斷”;認為不對的,卻還去做,這就叫做“亂來”。箭矢飛快,但頂多也不過射到兩里地遠;步行雖慢,但走上上百天,也可達到千里之遠。

圣人處在陰隱處,眾人處在陽露處;圣人行于水而無跡,眾人履霜雪而有跡。音律不同者是不能欣賞同一種旋律的;形制不同的東西是不能歸為同一類體的。農夫辛勤勞動而官僚貴族從中得到供養;愚者七嘴八舌而智者從中選擇有用的語言。舍棄茂盛的大樹不歇涼而停歇在枯樹之下,不弋射天鵝而戈射烏鴉,這樣的人是難以和他謀劃大事的。大丘深山沒有溝壑,是因為泉水的源頭不廣浡;而普通的溝壑水源不斷,可以灌滿千頃湖澤?吹妹靼,處事就能像玉石那樣堅定明確;見識昏昧,則必定心存疑慮,行動猶豫。將天下大事托付給一個人的才能上,就好像將千鈞重物懸掛在一根樹枝上。背著孩子爬墻頭,叫做不吉祥,因為一個人從墻頭上跌下來卻是兩個人受傷。而善于處理事務的人是像乘船悲歌,一人唱歌而千人應和。不能辛勤耕種卻想收獲黍粱,不善紡織卻想穿著亮麗,不費功夫卻想事業有成,這些都是困難的。有繁榮的時候,也必有憔悴的日子;有穿羅衣絹服的時間,也必有披麻臥草的時候。大雕展翅翱翔水面,扇起水波,河伯因此不敢弄潮,這是敬畏大雕的真誠。所以一個勇士敢于拼死決戰,那么就是有千輛戰車的大軍也不可輕視他的勇氣。蝮蛇咬傷了人,敷上和堇就可治愈,事物本來就有大害反而變成大利的情況。圣人處于亂世之中,就像盛夏處在正午烈日暴曬之下等待傍晚清涼降臨;如果太陽已經西沉,那就容易熬過去。水雖然平靜,但也一定會起波紋;衡器雖然平正,但也一定會有誤差;尺才雖然整齊劃一,但也一定會有出入。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沒有準繩不能定曲直;使用規矩準繩的人,也必定有使用規矩準繩的法則。船翻沉了才顯示出游泳的水平,馬驚奔時才顯示出駕御的優秀。嚼著沒有滋味的食物,不能咽進喉嚨;看不見形象的東西,不會在心中留下回憶的印象。犀牛和老虎在后邊追著,即使前面有隋侯寶珠,也來不及彎腰拾取,因為首先是要避開可能被傷害的危險,然后才談得上是不是有可能拾取隋侯寶珠。追捕鹿的獵人是看不上在身邊跑的兔子;做價值千金貨物生意的人是不會去計較銖兩的價錢的。弓先調好,然后才講究它的強勁有力;馬先馴服,然后才講究它的品質優良;人首先要誠實,然后才看他是否能干。陶人扔掉的繩索,車夫感到可用而拾回家;屠夫丟掉的生鐵,而鐵匠卻把它拾起重新使用:這各人所急需的物件各不相同。百顆星星的光明不如一牙月兒明亮;十扇敞開的窗戶不如敞開一扇門亮堂。箭在十步之內,其力量可以穿透皮鎧甲,但等到箭飛到極限,其力量連薄薄的細絹都穿透不了。泰山那么高,但背朝著它是什么都看不見的;秋毫的細端,如盯住它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山出產金礦,也因為出產金礦,這山也就因此被不斷挖掘,所以說山是自招挖掘;木頭生出蛀蟲,這木頭反而被蛀蟲蛀空。人沒事找事,就會自己禍害自己。不管怎樣靈巧的冶煉工,他是不能熔鑄樹木的;不管怎樣靈巧的木匠,他是不能砍削金屬物的;這是由他們所從事的職業特點決定的。潔白的玉不需雕琢,美麗的珍珠無須文飾,因為它們的內在本質夠美好的了。所以只要一步一步堅持下去,就是跛腳的鱉也能爬行千里;不斷地積土筑土,就可以堆成山丘。高大的城墻是由一筐筐土筑成,高聳入云的大樹靠它植入土中的根基,這些都不可能人為造成,而是由事物的必然規律所決定。

大凡用人之道,就好像用燧鉆木來取火,鉆得太慢、不連續不能出火,鉆得太快過密又不容易鉆準,最好是快慢疏密恰到好處。從早上看晚上,太陽是移動了;用曲的東西來校正直的東西,這物體就殘缺不全;圣人對待事物,像用鏡子照物一樣,能夠周密致地反映出事物的本來面貌。楊朱看到四通八達的道路就哭泣起來,因為這道路既可通南也可通北;墨子看見潔白的生絹就掉淚,因為這絹既可以染成黃色也可以染成黑色。人的取舍志向投合,就像金鐘石磬一旦定形,音調也就固定,就是相隔千年還是發出當初一樣的聲音。對于沒有危害的鳥,即使棲息在家門口也不會去射殺它;但如果是危害人類的鳥,即使是遠離人類,人也不會放過它們。買鄰近酒家的酒是酸的,買附近肉店的肉是臭的,但人們買酒買肉仍上這些店家,因為人們求得物件習慣是就近購取的。用欺詐來對付欺詐,用詭譎來應對詭譎,這就好像披著蓑衣去救火,挖開河渠來堵水一樣,只會亂上添亂。西施和嬙模樣不可能相同,但世上人都稱道她們長得好,因為她們容貌美麗是相同的;堯、舜、禹、湯的治國法典是各不相同的,但他們的德政深得人心則是一致的。圣人是順應時勢來做事的,根據自己的才能資質來建功立業的;多雨時準備好貯水器具,天旱時制作土龍以求雨。臨淄的女子,織絹時思念遠行的親人,因此將絹織得粗劣糙;家室中添了美貌的女子,織布的絲線也因此打結蓬亂。徵和羽這樣的高雅樂曲,卻不為那些粗俗人欣賞;將中和的曲調轉變為激切的音調,卻獲得滿堂喝彩。路過存放錢財的倉庫時故意將手背在后面的人,很少沒有偷盜之心的;所以致人生病的鬼魅,經過寺廟時總要搖動樹枝作掩護。晉國陽處父討伐楚國來解救被圍困的江國;所以平息打得不可開交的爭斗,不在于摻在其中拉架勸阻,而在于打擊其要害,使爭斗者自動撒手停止爭斗。高大樹木的根一定根系發達,高聳的山峰一定以寬厚牢固的土地作基礎;腳掌寬大的人善走遠路,個兒大的人血脈流暢。瘋子傷人,沒人會埋怨;幼兒罵老漢,沒人會嫉恨:這是因為他們并無害人之心。像尾生那樣守信,不如跟牛者弦高的欺詐有意義,更何況只是偶爾一次不講信用呢?憂慮父親疾病的是子女,而能治病的是醫生;求神時供奉祭品的是巫祝,而備辦祭品的是廚師。

推薦閱讀

尚書> 莊子講記> 話說中庸> 道德經釋義> 道德經直譯> 道德經解讀> 鬼谷子白話文> 中庸白話文> 孔子家語> 論語別裁>

閱讀分類導航

四大文學名著唐詩宋詞諸子百家史書古代醫書蒙學易經書籍古代兵書古典俠義小說
亚洲国产成人久久精品影视_荔枝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最新_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_2012在线观看完整版国语